顶点小说网 > 农门辣女来当家 > 第111章 我现在就先把你给杀了

第111章 我现在就先把你给杀了

小说:农门辣女来当家作者:樱桃丸子字数:2154更新时间 : 2021-06-02 16:18:20

        所有人都没想到苏明福这时候会发疯,苏老头吓了一大跳,扯着嗓门喊苏明福住手,他旁边的苏老太双眸却闪烁着恶毒的光芒,拍着手朝苏明福叫道:“明福,杀了她,杀了这个害人精!”
      
        老太婆在苏小穗的手里不知道折了多少次,心肠歹毒的女人早就生出歹意了。
      
        不过,老老婆的笑声没持续多久,旁边的薛震山似一道闪电般来到苏小穗身边,伸手握住苏明福的手腕,只轻轻一捏,这男人便大声惨叫起来:“疼疼疼!放手,放手啊!”
      
        只听“咔嚓”一声响,苏明福手里的发簪便掉落在了雪里。
      
        站在屋檐下被吓坏了的李淮茹瞧着这一幕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刚刚可真真是要吓死她了,如今有女婿护着,想来闺女是不会吃亏了。
      
        “干什么,干什么?”苏明福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薛震山给捏碎了,涨红了脸大叫道:“你个乡野村夫,赶紧放开我!”
      
        一旁苏老头见状也忙道:“震山啊,你这是干啥,快放开明福,你得知道,这明福可是穗丫头的爹,论辈分那就是你的老丈人呢,咱们都是一家人,这一家人里头,哪有女婿打岳丈的,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嘛!”
      
        苏老头说的情真意切,苏小穗却听的恶心想吐,还笑掉大牙,这老苏家干的那些个龌龊事,村里头的人都不知道笑掉多少次牙了!
      
        薛震山冷冷看了一眼苏明福,最后将人松开。
      
        苏明福一得自由,立马又蹦跶起来:“我爹说的没错,我可是这死丫头的爹,你个莽汉既然娶了她,那我就是你老丈人丈,你刚把你老丈人的手腕捏疼了,现在是不是该赔点儿银钱出来啊?”
      
        “震山,你别听他的!”屋檐下的李淮茹一听苏明福竟然管女婿要钱,气急败坏的女人也是被苏明福给逼急了,连平日里最不会的粗话都说了出来。
      
        “苏明福,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什么岳丈,女婿的,你已经跟小穗断亲了,在律法上,你俩是没啥关系的,震山也不是你女婿,他更不用给你钱!”
      
        苏明福和李淮茹成亲十几年来,这女人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哪怕这男人打她,她都是忍着、受着,何曾这样硬气的高声跟自己说话。
      
        受不了的苏明福转头朝李淮茹方向骂去:“你个贱妇,咱们和离才多久,你竟然就敢这么跟老子说话,你真当老子是死的,拿捏不了你了是不是?”
      
        自打离开苏家,苏小穗时常鼓励李淮茹,让她坚强和勇敢些,后来他们搬来了新房子,薛震山虽然不会像苏小穗那样放在明面上鼓励自己,但也时常支持李淮茹做些事情。
      
        总之,在这种潜移默化的作用下,李淮茹已经不再是老苏家那头任劳任怨,被打都不啃一声的老黄牛了,她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脾气,甚至,在有人要破坏自己和女儿的幸福时,她会像天底下所有母亲一样,第一个跳出来保护自己的女儿。
      
        在苏明福冲她而来时,这个女人悄悄从放了针线的笸箩里拿了吧剪刀出来,等男人到了自己面前扬手要打下去时李淮茹突然就拿着剪刀朝苏明福刺去。
      
        “苏明福你个混蛋,你不是要杀了我闺女嘛,我现在就先把你给杀了!”李淮茹也是被气狠了,颤抖着声音带着愤怒:“我李淮茹自认为没有对不起你们苏家一分一毫,现在我跟你和离了,咱们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可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放过我女儿,你还想打我,打啊,有本事你打啊!”
      
        李淮茹挥舞着手里的剪刀大叫,要说刚开始她还只是因为苏明福跟薛震山要钱生气的话,那此刻,她在苏家十几年受的委屈一涌而上,什么气愤、委屈,难过、心死等等情绪充斥着李淮茹的胸腔,压的她喘不过来。
      
        苏明福看着李淮茹毫无章法的挥着剪刀,吓的哪里还有刚刚的汹汹气势,此刻直接就是只软脚虾了,抱着头乱窜。
      
        别说苏明福了,就连苏老头和苏老太也是吓的不轻,俩人倒是想过去帮苏明福,可李淮茹手里头那把剪刀实在是太吓人了,老头、老太最后惜命,只在旁边嚎了几声,让李淮茹停手。
      
        苏小穗看着她娘举着剪刀要杀苏明福的样子,刚开始没有阻止,至于薛震山,那可是以媳妇马首是瞻的,媳妇不动,他自然也不动!
      
        别看李淮茹现在日子过的好,可过去十几年的事情不可能说忘就能忘的,苏小穗觉得,与其让她娘一直憋在心里头,倒不如趁着今天这事情发泄出来。
      
        横竖她娘那点儿力气,也杀不了苏明福,最多也就是受点儿皮肉之苦!
      
        看事情发展的差不多了,苏小穗这才缓缓上前阻止,李淮茹喊也喊了,骂也骂了,还把苏明福的脸上、衣服上划破了好几道口子,心里头憋着十几年的郁气“哗啦”一下就没了。
      
        喘着气回到屋檐下的矮凳上,手里头的剪刀没放下,在苏明福看过来时,她就把剪刀举起来,大有一副‘你敢过来,我就刺死你’的架势。
      
        苏明福跟条狗似的满院子跑,李淮茹自然没有伤到他的要害,但这男人的脸上和衣服上,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划破了。
      
        苏明福气的不轻,可刚才见识了李淮茹得厉害,所以,不敢再招惹了。
      
        “我就知道她不是个好货,大白天竟然敢拿剪刀刺人,泼妇,简直就是个泼妇!”苏老太咬牙切齿道:“辛亏和离了,哪一日被这贱人砍死都不知道!”
      
        苏老头检查了一下大儿子的伤,见无恙后,就狠狠瞪了老太婆一眼,压低声音道:“你给我闭嘴,忘记咱们来的时候是怎么说好的吗?”
      
        苏老太一听,又瞥了眼屋檐下的李淮茹,十分不甘心道:“这就是个连儿子都生不出来的泼妇,咱们这么巴着她干啥?”
      
        苏老头快被老太婆给气死了!
      
        干啥这么巴着她?
      
        还不是因为她闺女嫁了个好人家!
      
        挺阔的砖瓦房,过冬的屋子一牛车的往家里拉,现在全村就连里正家的日子都没他们过的好!
      
        不巴着这贱妇,如何哄的她让女婿掏钱给苏明福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