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长夜行 >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慈不掌权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慈不掌权

小说:长夜行作者:北獠字数:4160更新时间 : 2024-05-16 00:01:00
“既然想要将娘娘强留在这个时间,甚至已经抱着不惜一切代价的决心,又何必做过多的思考与顾虑,反正不论是自愿供奉出源血还是强行取血,都不会伤及性命,怎么就要想到谅解那一步。
    弱者在灾祸面前自保逃避非是过错,而上位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也非过错,正如大人方才所说的那句,万物云云,复其根本,各司其职,各行其事。
    这世间之事,本就非是简单是非黑白能够区分得了的,大人只需知晓,自己想要什么,要做什么然后达成目标就可以了。
    你又不是娘娘那样的圣人,不必做到事事符合常理大义,若是迷茫之时,自己权衡一下,是娘娘重要,还是这群熊孩子的意愿更重要,自己想要的答案自然是一目了然清晰了。”
    “有时候抛去所有顾虑,简单粗暴起来,反而更容易一身轻松的达成目标。”
    青玄怔怔地看着眼前一本正经向他灌输着令人心情轻松愉悦的歪道理。
    纵然无理也是极为有理,在迷醉之中,她豁然开朗,仿佛心中多年内耗的阴霾挥之一空。
    青玄忍不住轻轻发笑了起来,笑容如九天星月,璀璨夺目:“我克己复礼、严守规矩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你这般不讲道理的歪理。
    不过很奇怪啊……不知怎么回事,这多年一直以来心中坚守在意的那些东西,在你的这些歪理之下,好像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娘娘从来没有坚守的东西,更不在意她的信徒是否虔诚,也无落差失望之心,所行之事,是真正的不求回报,更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
    甘露时雨,不私一物。
    所以娘娘为圣,她为凡者。
    所以她该行凡者私欲之下,该行之事,一味逼迫自己成为娘娘那样的人,反而只会弄巧成拙。
    百里安微微一笑,道:“你若重视这些东西,自然很重要,如若不重视,它们其实毫无意义,轻若尘埃。”
    青玄看着百里安微笑是,唇边脸颊间,是小小的涡儿。
    鬼使神差的,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一下,一点浅笑映在唇角,低语说道:“梨涡不是梨涡,是少年脸上开出的花。”
    百里安一时失神。
    他这是……被这位一直以来厌恶他的女官大人借着酒意,给调戏了?
    也许是被百里安那呆愣的反应逗乐了,青玄又吃吃地笑了起来,“这般害羞放不下身段,如何做得来娘娘的侍君。”
    百里安眼眸眯起,对这种调调格外熟悉,对付宁非烟他早已有了老道的经验。
    于是他反退为进,笑容甜蜜地逼近几分,凑过去轻声说道:“在下不才,面首尚有三分经验之谈,可侍君一事,却是生平头一回,唯恐于娘娘侍奉不周,诚惶诚恐,失了分寸。
    不若今日正好借此机会,叫青玄大人拿我且来练练手,正好应了那传闻虚实,日后免了因为放不下身段,叫娘娘难以尽兴,那可真真是罪过大了。”
…。。

    果然,百里安这么一说,青玄平素清冷的脸上竟扑红起来,瞧来几分生娇,她不吭声也不言语,慢慢拉过被子,将自己的脸颊一点点藏进锦被下头去了。
    ……
    ……
    一夜风雪,清晨初露微寒,夜间沁湿微醺的酒气氤氲已干,青玄推开宫殿之门,正准备离开这间忘尘宫时,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柔和如净泉流水般的声音。
    “昨是去寻关于提炼源血纯度的案本,想来行事雷厉风行、干练利落的青玄大人竟是就这么去了整整一夜,这是做什么去了?”
    轻水抱胸倚墙,原本只是打趣。
    却不料,见青玄女官宛若受到惊吓一般,双肩惊得狠狠耸动了一下,做贼心虚得很,险些一头撞在刚掩好的殿门上,她捂着狂跳的心口,慢慢转过身来,目光幽幽地乜了她一眼。
    “你走路怎么一点声响都没有?”
    轻水奇怪地看着她,道:“我素日里走路一直这样,你又不是不知,反倒是你……今日怎么了?一惊一乍的,素日的沉稳去了哪里?我并未收敛气息,身后站着人,你半点都没察觉到吗?”
    还有干嘛一副做了坏事的心虚样子?
    轻水目光不动声色地瞥了瞥门缝里的内殿屋子,但见其中烛灯未灭,显然是时常来此夜读的那尸魔小子昨夜也在这里。
    当真是奇了怪了。
    素日里青玄最是讨厌那尸魔质子,昨夜来取案本一夜未归,看样子似是睡在了娘娘的忘尘殿中。
    所以他这是……与那小子在此共度了一夜?
    想清此点的轻水女官眼神一下子就变得微妙的意味深长起来。
    在轻水女官眯起来时显得有些贱嗖嗖的目光注视下,青玄心倏然一跳,慌张道:“我昨夜什么都没有做!”
    轻水女官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我可还什么都没问呢。”
    她轻步上前,脑袋凑过来,鼻端轻嗅,笑道:“哟?一向自律的青玄大人竟然喝了酒?倒也难得。”
    青玄躲闪她靠近细嗅的动作,后背紧紧贴在门框上,自己低头嗅了一下身上的味道,虽说昨夜被酒水浸湿的衣衫已干,可身上却留下的浓浓的酒气未散。
    果真是一副宿醉才醒的模样。
    她轻咳一声,不等轻水继续逼问,她先开口说道:“没什么,昨夜来此寻源血记录案本,一时心绪繁杂,便拉着那小子饮了几杯罢了。”
    轻水面上狐疑之色不减:“当真就只是如此?”
    “只是如此。”
    青玄大感头疼,捏了捏眉心,她不比娘娘,其实是有些酒品与酒量的,她素日里极少饮醉,纵然是饮醉了,思绪恍惚一些,也一向自律严谨,更不似百里安那般一喝醉就胡乱发疯喊娘。
    她甚至连醉酒迷蒙之时,大部分的记忆都并不会因为喝醉而缺失。
    总体来看,她昨夜倒也并无任何失礼逾越之处。
…。。

    至于轻水眼中那雀跃期待的"酒后乱性"等等风流故事更是不可能发生在她的身上。
    可不管青玄再怎么说服自己,但她心中却知晓,昨天夜里她至少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里,看那小子的目光绝不清白。
    而且更令人尴尬的是,似乎还给那小子……看出来了。
    “行吧。”轻水低眸笑了笑,靠近青玄的身体后退两步,伸手细心地替她理了理睡得有些凌乱松散的衣襟领口,目光温软道:“我知晓近日以来,诸事不顺,收集源血也是不尽如意,眼看娘娘劫期将近,可始终求路无门。
    你心绪沉重烦乱之时,总想着一人承担,极少表露于人前,自己隐忍下来,将心中苦闷自己暗自消化,久而久之便成了如今这副冷冰冰生人勿进的模样。
    如今知晓借酒发泄心中郁结,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至于那源血之事,你也不必为此而感到失望,我们总有法子来为娘娘……”
    对于轻水喋喋不休的关切叨唠,青玄却是轻笑了一声,打断她的话语说道:“你也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轻水神色一顿,迟疑不解道:“什……什么?”
    青玄平静说道:“无法开启圣域之门的确让我深感压力,位高权重者总是免不了这种压力的,但同样的,我们亦是拥有着特殊的权利,一味自我纠结,倒不如明确利用手中的权利,将这压力分发下去。”
    轻水眼眸微张,看样子竟是十分吃惊:“你的意思是……”
    青玄面上恢复冷淡之色:“身为昆仑子民,理所当然受娘娘庇佑多年,身居天外之地,安享极清之灵力,肥沃之资源,可是没有谁天生就该不计回报的享用这一切,毕竟子民与蛀虫,还是有区别的。
    轻水,传令下去,凡山中成年妖仙子民者,必须前往血池祭已源血三盏,若有不从者,减其者三年修行物资领取的资格,在这世间,不管在哪里,可都没有吃白食的道理。”
    昆仑山中资源丰厚,对于一名昆仑成年妖仙修行者而言,三年的物资额度,可足以抵得上人间一流修真仙门整整百年累计的资源。
    便是比起那三盏源血,价值只高不低。
    轻水惊讶地瞪大了瞳孔,似是震惊不解何以青玄一夜之间,心境竟变化如此巨大。
    “你这……不过是喝了一夜的酒,何以想法变得如此激进?这般命令下达出去,怕是会引起不少人的不满吧?
    莫说颁布此令的还不是娘娘了,当初娘娘同意将寒羽池做为筹码输给魔界之时,便已经引来山中不少的狂澜,如今娘娘危在旦夕,你我还……”
    青玄目光转望过来,眼眸亮得灼人,淡淡道:“族人万千,便是娘娘都无法令人人满意,仅凭你我,若想达成目的,还一味怀柔,只会养成这些人愈发矜骄不知好歹。
…。。

    寒羽池乃是天地灵脉,且不说娘娘身为昆仑之主,这山中一草一木皆为娘娘所有,纵然是娘娘输了这寒羽池,与旁人一点干系都没有,他们暗自心生不满已是可笑至极,而山中一切修行资源,也皆来自于娘娘馈赠,只因这么多年来,大家从娘娘这里得到的一切都理所当然,如何就成了这年年在娘娘这里领取物资成了他们的所有品与必须品了。
    未曾涉足红尘的昆仑子民,竟是连人间三岁孩童都不如,那些尚不识字的孩童至少都知晓,想要一颗饴糖,都需要自己花银钱来买。”
    青玄目光冷冷一斜,唇边笑容有些轻蔑:“连如此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该为此而感到羞愧的人应该是他们,而非是我们为此心中郁结失望,不知所以。自古以来,慈不掌权,既为昆仑女官,执掌权柄的上位者,只需准确下达命令就好。”
    轻水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青玄竟不是玩笑,她目光惊叹地看着青玄,忍不住感叹道:“我属实不知青玄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一夜之间,倒是叫我觉得你当真什么都不在意,心如顽石坚不可摧了。”
    没有谁比她更清楚,这几日青玄在为什么而感到失望、挣扎而痛苦。
    她都不知该如何相劝,结果她自己把自己给劝明白了?
    不过,看到她如今这副模样,轻水也当真是彻底安心了下来。
    青玄摇了摇首:“有些事情,既然决定要做,那就必须贯彻到底,瞻前顾后,只会拖娘娘后腿。”
    轻水目光复杂:“此事可不好办。”
    青玄笑了一下:“既是想要强留娘娘在人间,无异于与天道为斗,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反抗的每一步,所行的每一件事,可都不好办,如此觉悟,我早已有所准备了。”
    ……
    ……
    在听到忘尘殿中,来自司玺女官颁布的新的召令时,擎翱真人炼坏了整整一鼎炉的丹。
    他面色漠然平静地以拂尘掀开炉顶,面无表情地撩起道袍大袖,亲手一点点地将炉内炼成焦黑之色的残渣一点点地给收拾了出来。
    他听着上报而来的教徒心腹弟子带来的新消息,默然许久,忽而轻笑出声:“倒是没有想到,区区两个女子,竟还有如此魄力。”
    那名心腹弟子也跟着笑了起来,道:“教主真人,这对我们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素日里,我们开坛授道本就颇具成效,昆仑山中半数信仰香火都为我们真仙教分夺而来,山中子民不少者早已生了不满动摇之心。
    如今这位女官青玄竟还这般不知分寸,下达如此不近人情的命令,怕是会引来不少人的反感与抵抗。”
    擎翱真人慢悠悠地转过身子来,看着跪在地上眼底难抑欣喜之色的教徒弟子,眼底划过一丝冷冷的讥讽之意,淡漠说道:“不知分寸?你也就这点眼见了。”
    他搓动手指,将指尖残留的那点焦黑痕迹慢慢搓尽,索然无味地冷笑道:“涉及自身利益,自然会引来不少人的反感,但抵抗却是未必,只要沧南衣一日掌管昆仑权柄,这昆仑山中的妖仙子民就一日不敢反叛,不满归不满,但不得不承认,她这一步棋下得却是极秒,身为馈赠者与被馈赠者,一味仁慈共情,才是差棋。”
    “倒是漏算了这两位女官,竟是能够这么快的看清局势,分析利弊,敢破敢立。”
    如此施威之下,同时以利益相诱,又以权利相压,倒是让这些蒙昧安逸多年的昆仑子民一下子看清了处境与形势。

39314361。。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