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开局在大唐迎娶长乐 > 第868章∶拿下!作乱!

第868章∶拿下!作乱!

小说:开局在大唐迎娶长乐作者:八圆字数:4052更新时间 : 2023-05-19 22:25:11
  闻听得秦文远对张公谨言语犀利且有傲慢语气,再见杨鸿志面目苍白一副可怜相,那正义感爆棚的人却是鼓噪起来,皆是支持张公谨对秦文远采取行动。

  秦文远实不愿与朝廷诸多人为敌,这厮入京做官以来,性格不知温柔了几多,此时见诸多人对自己指指点点,顿时激起心中不忿,想小爷行事做人,上不愧于天、下不愧于地,别人想怎么说便怎么说,想怎么看便怎么看。

  这厮面色肃穆对张公谨厉声而道。

  “本王倒要看看你怎样秉公执法?”

  张公谨说出那等话语已然是骑虎难下,闻秦文远不屑的言语,怒声对禁军兵士喝道。

  “众军听令,拿下徐天!”

  众禁军兵士听统领之命,皆是手持兵器向秦文远围了过去。

  李靖、徐世勣、程咬金、尉迟敬德、房玄龄等朝廷文武大臣正欲喝止张公谨这草包不得轻举妄动,却是听得秦文远仰天长啸,啸声里隐隐有龙吟凤鸣。

  众臣但见秦文远满头黑发随着啸声飞扬,现场气氛充满着无边的煞气。

  李靖见势大急,高声喝道。

  “住手!”

  秦世勣、程咬金等却是左右抓住徐天的双手,生怕这小子犯浑不顾一切,如是在皇宫大开杀戒,便是李世民有心不追究此等逆天大罪,迫于朝廷各方压力也不得不将这小子官位、爵位全部收回贬为庶人并关押天牢。

  如是这小子不反抗还罢了,如是他心中不服因此生怒反击,这朝廷有谁能制服得了他,如是再引得东北和齐州秦家军救主之心,出兵长安,大唐天下怕是会引起动乱,如是道门中人知道圣子蒙难,便是道家不愿参与红尘之事,为了圣子,说不得会云集长安给朝廷施压。

  自古以来,教派的力量最是不可小觑,成千上万的信众一旦作乱,天下再无安宁之日。

  见得秦文远面色渐渐缓和,场中煞气消散,房玄龄、魏征二人抚着心脏剧烈跳动的胸口,直是后怕不已。

  “皇上驾到!”

  太监拖长的声音传来,诸臣见李世民面色不善倚坐软轿,太子李治脸色阴沉于轿边随着一并来到。

  众臣和军士山呼“万岁!”

  李世民怒道。

  “你等可还知有朕这个皇上吗?”

  众臣及军士等伏地不敢回声,独秦文远仍是站立不动。

  李世民皱眉不展,知这小子又开始犯浑,却是不似往日那般上来便对秦文远开骂,而是开口言道。

  “平身!”

  “秦文远,且与朕说说因何发生冲突。”

  “皇上;非是小子想要惹事,却是有人因钱庄利益敢于威胁小子,可笑那杨鸿志仗着有些微末武功,竟是主动挑衅,如不是于皇宫中,惹得小子性起,便是几个杨鸿志也打杀了事。”

  李治却是听出秦文远话中之意,一旁与父皇讲述今日朝议银钱司的事。

  李世民闻听皇儿之言,大致猜想出皇宫发生冲突的因果,龙目狠狠盯着张公谨这厮,使张公谨心头惧怕,赶紧跪地言道。

  “皇上容臣禀报,皇宫发生冲突因齐王与禁军教头杨鸿志而起,此事谏史大夫王忠贤等大人皆可作证,臣因负有保护皇宫之责,欲使禁军拘押齐王徐天再奏报皇上,齐王却是仗着武艺高明欲拒捕,好在有李大人等在此相劝,尚未发生不可收拾之事,惊扰皇上,臣有罪、臣罪该万死!”

  “王忠贤;你且说说冲突因何而起。”

  听到皇上让自己道明原因,这厮却是遮遮掩掩将责任推到秦文远身上说明缘由,却是使秦文远不屑说道。

  “老匹夫敢做不敢认,似你这等小人当真使人不齿!”

  说完这话,秦文远当皇上面,当诸多大臣面将事情起因从头说起。

  听完秦文远所说,诸多开始挺杨鸿志、张公谨的大臣有上当受骗的感觉,转而使义愤的目光瞧着这二位。

  “王忠贤;秦文远所说属实吗?”

  被李世民厉声询问,王忠贤吓得跪地说道。

  “皇上;是臣不知天高地厚欲责问齐王爷于殿上对朝廷管理民间钱庄的提议,臣这也是为民之心甚急,估计是臣言语过重使齐王误会,臣领罪,乞求皇上责罚。”

  由此,皇宫冲突之事的真相大致清楚。

  李世民大怒,他真没想到关陇世家争夺利益的心态已然到了如此地步,区区钱庄的生意便会让他们不惜惹怒秦文远,这可是长安城中最不惧怕权贵的狠人。

  “王忠贤、杨鸿志二人聚众闹事,扰乱皇宫安宁,着玄武门前各责仗三十,张公谨为禁军统领,遇事不能公正处之,险酿大祸,除去禁军统领之职,回府闭门思过,着尉迟敬德暂代禁军统领,秦文远身为齐王,行事鲁莽,罚半年俸禄以示惩戒。”

  皇帝口谕,诸臣领旨,有禁军兵士将王忠贤、杨鸿志押往玄武门除去官衣,执军棍好一顿抽打,仗责完毕,杨鸿志练武之身,尚能勉强站立,可怜王忠贤已然被打得奄奄一息,眼瞧着呼吸只有进气而没有出气。

  禁军兵士抬着二人于皇上及诸臣面前缴令,尉迟敬德拱手奏报。

  “启禀皇上,三十军仗已完,请皇上查验!”

  眼见得王忠贤、杨鸿志后背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李世民皱眉言道。

  “送去使太医疗伤吧!”

  待得禁军兵士将二人抬走,李世民再是对望着眼前情景却皆是沉默的朝臣言道。

  “诸位臣工,朝堂是辩理、商议军政、制定国策之地,便有不同意见和对朝政不同的认识皆是你等的职责使之,诸位臣工当在其位谋其政,朕最是反感那等欲将自己想法强加别人思想之上,拉帮结伙谋求自身利益的臣子,今日之事,朕不希望再有发生,诸位好自为之,以国事为重,休得因朝会上意见不和而私下产生冲突,失了国朝君子之风。”

  李世民这等语重心长之语,使于此的大臣们羞惭不已,皆是跪地高呼。

  “我等知罪!”

  “平身吧!皆回府好生想想。”

  ……

  皇宫中秦文远与王忠贤、杨鸿志发生冲突,李世民果断处置冲突的事使长安城各部官员稍后便知,那些散朝便离开皇宫,没有看到此幕的官员皆是嘘唏,而作为此次事件中被仗责的王家和杨家却是大失脸面,将这笔帐算到了秦文远头上。

  “李武韦杨”四姓家族乃陇西豪门,素有姻亲,算得同气连枝,韦家在朝廷最有影响力的韦挺被秦文远击杀后,已是使“四姓”对徐天恨之入骨,如今杨鸿志再是因秦文远被皇上惩罚,无面子继续任禁军教头,可谓新仇旧恨皆因这厮而起,此仇不报,何以在长安城立足,何以应对朝廷中与他等有隙的勋贵和世家们的笑话。

  杨鸿志伤势稍好,主动请辞禁军教头之职。

  这厮无官一身轻后,竟是行联络“李武韦杨”四家之事欲对徐天展开报复,此事经诚王李道宗之口透露与长孙家和张公谨知晓,使数家不谋而合,常在一处密谋打击徐天的策略。

  张公谨这厮丢了官职心中不忿,如何懂得皇上要他闭门思过的深意,竟是于府里常在夫人长孙氏面前大发牢骚。

  长孙氏乃大唐长孙皇后的亲妹子,太子李治的亲姨,是长孙安业等的堂妹。

  张夫人不耐其夫终日于家里没个好脸色,时不时无由便暴发脾气,使府中不得安宁,见不得丈夫这般熊样,怒声斥责这厮沉不住气毫无见识时,张公谨受不得夫人的责骂,竟是道出与陇西“李武韦杨”四家和长孙安业等谋划秦文远的秘事。

  长孙氏闻听此消息心中大骇,她可是知道秦文远报复人的手段的,轻则伤人,重则灭门。

  好在此计策仍于谋划之中,尚未造成恶果,长孙氏也是有主意的妇人,如何会为了别家与徐天的仇恨而毁了自家,府中思索一番,对夫君慎重说道。

  “老爷切不可参与谋划秦文远的事中,想若干年来,老爷虽与秦文远有隙,却还未到生死仇敌的地步,那秦文远可不是好相与的,便是我姐姐长孙皇后在世之时,凭此万人之上的地位也奈何不得那厮,妾身兄长算得是大唐权臣了吧,应对秦文远其结局如何老爷尽知,落得凄凄切切悲惨的下场当真让人心痛,老爷心中如还有这个家便赶紧收手,张家尚有一丝活路。”

  闻听夫人说得慎重,张公谨想着秦文远对敌人的手段,心中顿起惧怕的心思……

  李世民后宫中数位妃嫔近日皆接到家族中的指示,使其寻机会在皇上面前尽量诋毁秦文远。

  才人武媚娘也是“李武韦杨”四姓家族中的一员,有宫中韦贵妃寻到她的寝宫拜访时提及此事。

  “武家妹妹;想你我皆为陇西四姓望族之女,虽入深宫,然、却是该为娘家人有些帮助才是,如今齐王势大,不将我等家族放在眼中,贼子可恨,你我姐妹可于皇上面前寻些话题谈及那贼子常行跋扈之事,使皇上对其生厌,以解我姐妹娘家人稍许怨气。”

  这韦贵妃虽说得隐晦,武媚娘何许人也,如何不知韦贵妃言中深意,不过是欲使宫里妃嫔中四家的女儿联络对齐王不利罢了。

  所谓;“一人诋毁未可信,众口铄金,方能积毁销骨。”

  你们是将那齐王爷想得太简单了啊!

  武媚娘如是想着,不动声色使巧应对韦贵妃,不得罪人却又使话语听来模棱两可,不置可否。

  韦贵妃告辞离开之后,武媚娘独自于房中沉吟此事,猜想到“李武韦杨”四家恐对齐王爷不利,权衡其中得失,这野心满满的女人倒是要看看齐王爷有有多大的能耐,能同时应对四家的报复,竟是将此事隐藏于心,皇上面前从不谈及齐王好坏,更是于她负责记录宫中女人言行举止的便利中将此事秘密记载收藏起来,想那日这许是自己的护身符。

  朝野、市井中近日多有传言徐天权倾一时,打压朝廷贤臣的话语,使长安城中不明真相的诸多百姓、士子和儒生对这厮颇有微词,便是那些尊崇徐天的百姓也对这厮行事做人的风格产生了怀疑。

  袁天罡自从逃离皇宫高手的抓捕后,想不通皇上因何如此对他,获知是秦文远揭穿他献与皇上的丹丸含毒所致,暗恨秦文远多管闲事,使自己大唐国师这等尊崇的地位失去不说,却还要时时躲避朝廷的抓捕,怀恨之下,这厮竟是于三山五岳间挑唆不少僧道高手或是自命为正道的江湖门派对秦文远所为产生质疑。

  曾在秦文远手下惨败的华山“剑堂”这些年一直隐忍堂主被徐天灭杀的仇恨封山修炼。

  新任堂主令狐问剑乃上任堂主亲传弟子,师父被杀后,这厮便发誓要以秦文远之头祭祀师父亡灵,伙同袁天罡历数秦文远权倾朝野,欺压良善等罪名,打着正义的旗帜,联络诸多江湖门派讨伐秦文远。

  秘密发出讨伐徐天的“江湖令”后,令狐问剑率华山“剑堂”十数位高手下山,于长安城中准备击杀秦文远的事。

  贞观十八年春暖花开的时节,负责长安城门的守军将领发现近期有不少的江湖人士进入长安城,此消息禀报到千牛卫将军程咬金处,这老东西除指示守军加强对可疑人士的盘查外并无引起多大的注意。

  此时,秦文远手下情报头子麻三却是获得不利少主的消息,却原来长安城中的“虎威帮”曾是华山“剑堂”在长安城的外门,被秦文远收服为其所用后,仍有余孽与“剑堂”中人勾连,最近这些人更是活跃,联系到“虎威帮”帮主杨不群,除告知其华山“剑堂”有十数高手进入长安外,同时威胁杨不群在华山高手欲攻击“齐王府”时引开秦文远,使“齐王府”中诸位夫人或死或伤的消息让秦文远乱了心智,那时联合世家族人和众多江湖人士趁其方寸大乱而将之击杀。

  杨不群如何敢答应此事,他是知道秦文远手段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