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影视世界梦游记 > 第一零九一章 回归

第一零九一章 回归

小说:影视世界梦游记作者:楞个哩嗝楞字数:6812更新时间 : 2024-05-16 00:01:00
宝总终于搬离住了近七年的和平饭店中的英国套房,去到了一处写字楼内办公,开始了他的券商生涯。
    这一次有了更大的声威,一战成名,享誉国内股市相关群体,在他没有下一次失败的时候,他现在的名头还是很响亮的。毕竟反败为胜,还是好几个亿资金的股市战斗,阿宝现在属于是第一人。
    聚集资金的利好是一方面,单说他在股市上的一些行动,对于散户群体的引导,那就是相当恐怖的。他公开评论某一家上市公司,这家公司一天之内的股价震荡少说得有个十块八块。相对而言,这其实才是他这一战的最大收获。
    毕竟股民情绪引导的好,那才真是排山倒海。一家机构的资金再多,也抵不住股民朋友的汪洋大海。
    宝总是乘风而起,强总就是半日归零。
    过了年的三月份,强慕杰于上海的公寓中被警察带走,两个月后以违规挪用资金为由,判三年四个月的刑期并处罚金。
    牛逼哄哄不可一世的强慕杰,还是以这样的方式落幕。他出来以后或许不愁吃穿,甚至活的远比绝大多数人要好,但再想站到台前指点江山却是不可能的事了。
    对于王言来说,却是一点水花都没有掀起来的。
    他的生活仍旧是那么的朴实无华,毕竟各种生意都有人在做,还做的不错。公司已经是一艘航空母舰,偶有一些小问题,也于整体无碍,继续的稳定航行。想要拐個弯,都要拐很久。船底漏个洞,也要许久才沉船。只要保证策略的正确,保证一定程度上内部的自清洁能力,基本不会有什么影响。
    调料公司和服装公司都算是蒸蒸日上,这都是早就做起来的生意。调料方面,当年的烧烤料配方早都公开了,哪怕金宝妈妈严防死守也没什么用。以前一两个人的时候,很严密。后来人多了,程序多了,虽然薪水仍旧不低,但相对来说也是分摊了,达不到以前的夸张程度。
    如此一两道程序上出些问题,再盯着原料,再找人配比一下,有些时间也就穷举出来了。事实上这种东西,配比是不严格的,有些错漏,味道也是大差不差。
    至于鸿运服装,让人觉得夸张的一点就是,大多数的门店都是自有物业。全国几百个城市,上千家门店中的大多数。毕竟都是在各个城市的繁华地带,这两年的房价虽然上涨幅度不很大,但放在千家门店上也不是一个小数字了。
    而且衣服卖的也好,便宜肯定是不便宜,但是也没贵到买不起的程度,属于是消费升级的一个选择,样式到现在也是保持着新颖,满世界的跟人打抄袭设计的官司。
    李李那边,年后时候肚子就渐渐开始成长。她得了王言给的一笔钱,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做起了儿童用品的生意,主要就是奶粉、尿布等婴幼儿用品。她是打算趁着这么几个月的时间,先把产品做出来,到时候直接就给自己孩子用上了,还更放心。从这方面来说,她是个会花钱的。…。。

    玲子的分店也是渐渐的开多起来,她是做高端餐饮,主要开发的地方也是东部沿海地区,以及京城首善之地,都是要大城市才好。突出一个连锁的品牌效应,高端又不太高端。
    单论实际水平来说,厨子最好的就是小和尚了。分店的厨师都是小和尚带出来的,或者是本身手艺不错,又被小和尚加强训练了一下。要说多高的水平肯定是没有的,只能说不差。保证的,是水平线上的服务以及菜品的口感。
    而小江西那边,酒店开起来,做的也不错,已经开始在北京寻找合适的地方了,卯足了劲的准备着好好跟王言交流交流。事实上小江西一直都很努力,一个月可能都找不到她一回,如此交流一回就要休养好几天,谁能说不用力呢。
    至于汪小姐……
    “老板,我回来了。”汪小姐到了排骨年糕的小店内,满足的长吸了一鼻子店内的气息,“老早就想你们家的排骨年糕嘞。”
    “哦呦,汪小姐,王老板,稀客稀客呀,真是好久不见嘞。”坐着看书的排骨年糕的老板笑着起了身,热烈欢迎,“你们是大忙人啊,来一次真是不容易。快坐快坐。”
    “都是瞎忙,还是老样子啊。”汪小姐开开心心的坐到了窗边的位置。
    笑呵呵的王言跟在后边,对着老板扬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弄了两瓶杏仁露开瓶,插了吸管,这才坐到了汪小姐的身边。
    “我走的这一段时间,变化挺大的啊。”汪小姐感叹道,“昨天心血来潮,回来的时候去黄河路逛了逛,结果至真园关门了,金美林也关门了,也不像以前那么热闹了,景秀的电话亭都没多人打电话了。”
    “人们是越来越有钱,手机是越来越小,越来越便宜了么。以前嘛黄河路是鼎鼎大名的地方,现在就要差一些了,不过打电话的需求肯定还是有的。”
    上海再是富裕,现阶段也做不到人手一个手机,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公用电话亭的基础建设。
    汪小姐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听说之前你给宝总资金,跟别人在股市打了一架,还把人家打监狱里面去了?”
    “你说的还挺有意思。不过差不多就是这么个事情。一开始……”
    王言莞尔一笑,耐心的给她讲起了还算是惊心动魄的股市斗争,以及之后的一些事情。
    “这么说,宝总现在也是券商了?外贸还做吗?”
    “我记得刚认识玲子的时候,她同我讲,就是一手炒股票,一手做外贸,才有了宝总。我估计应该要做的,两条腿走路嘛。我跟他就年前的时候见过一回,说起来到现在也有几个月了。对了,他还说等你的衣服做出来,到他那里去铺货。”
    “不去,我要开直营店的呀。”
    王言笑问:“这次怎么样?有没有收获?”…。。

    “还好吧,有一些订单,要手工制作的,赚的不多。做品牌不容易的,尤其我做的衣服一件都要几千上万,只能慢慢做。等我开了时装秀以后再看看,找一些明星什么的。”
    “慢慢来,不用着急。”
    “反正你又不怕赔钱,你刚不是还说之前赚了一个亿?”
    “对对对,伱放心做就是了。”王言笑着点头。
    他也只能点头了,毕竟他也就只在钱上能给回馈。这些个女人,包括小江西在内,如果可能,都是没有希望找这样男人的,只不过她们所求不同。
    有的图财,有的要感情,有的寂寞,有的感动了,还有的属于是正常交流,如此等等。
    “玲子她们怎么样?”
    “还不错,夜东京都开三家了,这边有两家,深圳有一家,北京的店铺正在装修呢。”
    “那做的很好啊,不像我,一直都在赔钱。”
    王言伸手帮着她归拢了额前的碎发:“你是最省钱的,玲子开分店的铺子全是我买下来的。”
    ‘啪’的一下,汪小姐拍开了他的手:“那我也要多花钱了,我要一个直营店,以后要在大城市都开一家的,装修要典雅奢华。等组织时装活动的时候,也要开支。”
    “明天就让会计给你打钱。”王言干脆的很,一句废话都没有。
    很快,老板上了排骨年糕,汪小姐鼓着嘴巴大口的吃,香喷喷。
    突的,她说道:“感觉现在没有以前有意思了。”
    “排骨年糕不好吃了?”
    “才不是,我最爱吃排骨年糕了,吃一辈子也觉得烦的呀。就是突然感觉,不如以前热闹了。”
    “可能是你现在独当一面了吧。”
    “唔~”汪小姐认真的思考,“也许吧。27号怎么样了?”
    “金科调走了,新来了一个男科长。”
    “嗯?不是梅萍吗?”
    “梅萍去年就离职了,也是出来自己做服装。”      
    汪小姐怀疑的看着王言:“你打招呼了?”
    “犯不上。”
    王言摇了摇头,“是她自己做不下去了。她举报你,是想自己做科长的嘛。后来金科没走,又多干了大半年,她哪里还有甚么指望。升不上去了,在科里也不受待见,她又没关系做调动,自然也就走了。”
    “回头我问问师父好了,她调动了我要恭喜的呀。虽说她本来就是调回来挑大梁的,但是做了这么多年,早就该调走的。”
    两人的话说的很跳跃,国内外的差距,以后的畅想,过往的回忆,如此种种,不过汪小姐聊的却是很开心的。
    窗外面车水马龙,闪着霓虹,店内的两人就这么坐在窗前说说笑笑……
    王言朴实无华的单调生活,仍旧在继续。不过其实相对而言,汪小姐说的是不错的,确实没有以前热闹了,因为都在忙着搞事业。
    原本最吵闹的夜东京,现在都清净下来了。王言每一次过去,听到的都是葛老师的唉声叹气,对以前吵吵闹闹的怀念。…。。

    虽然玲子还在这里,但偶尔也是要出去看看分店情况的,总有一些时候不在进贤路这边。菱红又是做了分店的经理,工资开的不低,待遇给的当然好,索性也不来回的折腾,就近住在了分店附近,偶尔才回来进贤路坐一坐。
    陶陶有了儿子,在家里伺候老婆孩子相当勤快,还有他的海鲜生意经营,反倒是忙了起来,只偶尔才跑来夜东京混吃混喝。
    也是如此,就剩下葛老师一个闲人,原本热闹了三年多早都习惯了,现在当然不适应了,没有了吵架的对手,难免要唠叨唠叨。
    王言也很少再去夜东京,毕竟他能去的地方太多了,时常热闹,时常冷清,他从来都是习惯的,倒是没什么太多的感觉。
    至于黄河路,更是只有想起来,才会溜达一圈。跟景秀聊聊天,听听越来越没意思的热闹,顺便吃一口饭……
    香港回归无疑是一件大事,满大街都是国旗,到处都是在外聚集庆祝,见证历史的人们。也是这一天,越做越好的宝总来到了香港。
    收拾一番后,随着亮起的霓虹,来到了一家俯视着维多利亚港的餐厅。
    一路怀着复杂心思,阿宝终于看到了挂在心头多年的雪芝……的背影。
    她还是短发,穿着一袭长裙,风姿绰约。但是阿宝的复杂心思,却是一下就成了五味杂陈。因在雪芝身边,还有一个翘着脚的小姑娘看着窗外面的热闹。
    听见了动静,雪芝蓦然回头,看到了仍旧是那么精神的阿宝。她笑了起来,声音还是那么轻柔:“好久不见,宝总。”
    阿宝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回应:“好久不见。”
    他看着一起回过头来,十分可人、精致的小丫头,“孩子很可爱。”
    雪芝笑了笑,拍了拍小丫头的头:“叫人。”
    “叔叔好,我是王雪,爸爸妈妈都叫我小雪儿。”
    “你也好,你今年几岁啦?”
    “三岁半。”小丫头并不怕生人,对着阿宝甜甜一笑,边说话还边摆弄着白嫩的一双小手,一手留出三根手指,一手来回的摆弄,似乎是极力的想要比出那个‘半’来给阿宝看。
    “你说四岁不就好了。”雪芝拍掉了倔强的女儿仍旧弄不休的手,“好了,吃饭了。”
    “哦。”小丫头撇了撇嘴,又对阿宝笑了笑,自己撅屁股爬上了凳子。
    “很可爱。”阿宝又一次的重复,随即坐在了一边,想要说话,却是突然的皱起了眉。
    雪芝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我记得,当年那个香港人是姓刘吧?”
    “老黄历了。”雪芝笑道,“其实八七年我回上海那一次,就已经离了。”
    “那这是?”
    “九零年的时候,我在半岛酒店的餐饮部做服务员,认识了一个来香港开公司的人,他拉着我做生意,也就在一起了。你生意做的不错,又都在上海,不认识也应该知道的,他叫王言,鸿运服饰就是他的。”…。。

    “王言?”
    雪芝挑了挑眉:“看来你认识。”
    一瞬间,阿宝的脑子里闪过了以往陶陶同他讲的王老板在香港有女人的事,也闪过了王老板香港的女人生了个女儿之类的……
    他定定的看着自顾在那摆弄手的小丫头,如此许久,直到雪芝问了一句‘怎么了’,这才将他拉回了现实。
    他长出一口气,用力的揉搓着脸,苦笑道:“不瞒你说,我认识王言,说起来也认识七年了。当年他来香港开公司,我也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说的合伙人会是你。”
    雪芝惊讶的张大了眼睛:“真的?”
    “骗你干什么。”阿宝苦笑着摇头。
    “那确实挺巧的,明天叫他来一起吃饭。这么多年了,真不知道大家都认识。”
    “王老板也来了?”
    “不知道在哪拍照呢。”惊讶过后,雪芝就没什么感觉了,说的自然而然。
    “真巧啊……”阿宝又一次感叹。
    他没别的话了,心里空空,脑袋也空空,除了感叹巧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让他记了十年的约定,再相见,似乎一切都没了意义,他这许多年的自我斗争,都成了一场笑话。
    这一次的好久不见,同他想的有很大不同,但似乎也没什么不同,就像男人要找女人,女人也要找男人一样。不过是恰好,两个人都是他认识的人,认识到了一起罢了。
    “世界真小啊……”
    宝总又换了感慨……
    咔嚓~
    香港不知名街头,人头攒动,身穿大裤衩花衬衫的王某人,笑呵呵的按动了快门,便固定下了无数人的瞬间……
    (本章完)
39314389。。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