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我的谍战岁月 > 第996章 明降暗升

第996章 明降暗升

小说:我的谍战岁月作者:猪头七字数:4404更新时间 : 2024-05-15 23:58:57
井上公馆对延德里的老宅感兴趣?

        程千帆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

        搬离延德里之后,他请了马姨婆照看房子。

        以他的谨慎,既然搬家了,延德里这边自然是收拾的妥妥

        当当,不会留下任何安全隐患的。

        不过,他有时候他还会回延德里看看,看看老宅,与老邻

        居们聊聊天。

        井上公馆应该并不知道他"实际上"是日本特工宫崎健太

        郎,那么,程千帆念旧,偶获会回老宅,这本应在情理之中,

        并无可疑。

        到底是什么触动了井上公馆的神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既然不知道敌人意欲何为,程千帆决定不理会。

        他安排马姨婆这个普通的妇人照看房子,这其中的优势便

        在此刻体现。

        没有人会想到马姨婆竟然会身手不凡、手中沾染不少人

        命,且这只耗子失踪的时间,他远在青岛,如此,这件事天然

        便与他无关。

        现在,既然确定耗子来自井上公馆,他正好躲避在暗处,

        冷眼旁观。

        读书计时:10秒

        一动不如一静。

        「猫咪,这是你的地盘了,你好好巡逻看看。」

        「对,竟然有胆大包天的耗子趁你不在捣乱。」

        楼上传来小宝和猫咪说话的声音,程千帆不禁莞尔。

        是啊,胆大包天的耗子

        ··

        山崎修一放下望远镜,目送程千帆一家人坐车离开了延德

        里。

        他的目光中带着审视和疑惑。

        「副馆长。"小岛金治郎来到他的身侧,毕恭毕敬的站立。

        「找到竹岛了吗?」山崎修一沉声问道。

        竹岛奉命暗中盯梢程千帆在延德里的老宅,几天前却是

        忽然联系不上了。

        这引起了山崎修一的重视。

        「没有。"小岛金治郎摇摇头,说道,「属下在附近暗中查勘

        了,并未发现竹岛君留下什么暗记。」

        山崎修一陷入思考中。

        没有留下暗记,有两种可能。

        其一,是并未发现什么异常,所以并不需要留记号。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发生了意外,来不及留下有价值的

        线索。

        考虑到竹岛失踪了,山崎修一是倾向于第二种可能性更

        大的。

        「金治郎。"山崎修一说道。

        「哈依。"

        「你的哥哥当年也是奉命暗中监视程千帆,随后便突然失

        踪了的。"山崎修一冷冷说道。

        「副馆主,属下请求接替竹岛君的工作。"小岛金治郎目露

        凶狠之色,「我哥哥和竹岛君的失踪,一定和程千帆有直接关

        系。"

        「你哥哥的失踪,程千帆是脱不开关联的。"山崎修一说道,

        然后他摇摇头,「不过,竹岛失踪的时候,程千帆并不在上海。"

        他的眉头皱起来,这正是他最大的不解之处。

        根据井上公馆的暗中调查,程千帆这边只是请了一个妇人

        照看打扫卫生,并未有其他可疑人士出没。

        也就是说,程千帆对

        于延德里的老宅实际上并未设置什么

        防范,而竹岛是他手下颇有能力的特工,以竹岛的身手,

        不应该出什么意外的。

        除非是程千帆发现有人窥视延德里的老宅,然后派人出手

        了,但是,从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来看,程千帆当时正在青岛,

        根本不可能知晓这边的动向,更论派人动手了。

        ‘金治郎。"山崎修一沉声道。

        「哈依。"

        「你带几个人,这几天暗中盯着程千帆。"山崎修一说道,「虽

        然从表面来看,程千帆不太可能和竹岛的失踪有关,但是,总

        归是要查一查。"

        「如果此事确实是与程千帆有关,程千帆现在已然回来了,

        他必然会有进一步的动作的。」山崎修一冷冷说道。

        「属下明白了。"小岛金治郎说道.

        ··

        腊月二十六日。

        一辆小汽车停在了今村公馆的门口。

        李浩下车,先是打开了后备箱,取出了一副拐,然后开门

        扶帆哥下车。

        程千帆双手拄拐,打量了一眼今村公馆悬挂的白灯笼。

        自有等候的公馆下人过来接过礼物。

        李浩没有停留,直接开车离去。

        「程总,欢迎欢迎。"

        「小五郎管家,好久不见。

        进了门,今村小五郎关切的询问,「健太郎,听说你在青岛

        受伤了,现在怎么样了?」

        「好多了,前两天还需要坐轮椅,现在可以拄拐了。"程千帆

        微笑说道,「老师近来可好?」

        「参赞一切都好,就是想念你这个学生。"今村小五郎微笑

        说道,"知道你今天过来,参赞就推掉了应酬,在书房等你呢。"

        「在青岛搞到了几枚普鲁士人的金币,小五郎叔叔也不要

        一直沉迷帝国的历史,我们也可以研究一下欧罗巴人嘛。"程千

        帆笑着说道。

        「健太郎有心了。"今村小五郎高兴说道。

        什么普鲁士的金币,他倒也不是特别在意,他高兴的是宫

        崎健太郎的这份真诚和有心。

        「老师。"程千帆双手拄拐,表情激动的看着今村兵太郎,「健

        太郎多日未能来看您,您身体可好?」

        「我很好。」今村兵太郎深深的看了自己的学生一眼,目光

        停留在宫崎健太郎的双拐上面,「青岛那边的事情我听说了,你

        没事我就放心了。"

        「让老师操心了。"程千帆赶紧说道。

        「坐下说话。"今村兵太郎微微额首,「伏见宫殿下遇难之事,

        我已知晓,不曾想你竟也牵扯其中,土肥圆将军知晓你是我的

        学生,与我打听过你的情况。"

        「原来如此。"程千帆露出恍然之色,然后感动不已说道,「学

        生还在纳闷为何我没事,原来是老师.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你是忠于帝国的,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今村兵太

        郎说道,「你是我的学生,我自是了解你的。"

        他对宫崎健太郎

        说道,「你在关键时刻救下川田笃人,这很

        好。"

        今村兵太郎目露赞赏之色,"川田家对你的表现很满意,你

        能够免于惩处,他们也是出了力的,尤其是川田笃人,他极力

        为你说了不少好话。」

        「笃人少爷确实是待我甚好。」程千帆感慨说道。

        那也是你以真诚换来真心。"今村兵太郎说道。

        自己的这个学生是有些贪生怕死的,关键时刻却将生死置

        之度外,勇敢的搭救川田笃人,这件事也为他在川田勇那边

        赢得了颇多赞赏和感激。

        「你也算是全程观摩了青岛"三巨头"会议的召开。"今村兵太

        郎说道,「说说你对此次会议的观感。」

        「哈依。"程千帆正色说道,"汪填海、王克敏以及梁宏志三

        方,为了新政权的权利瓜分实际上是颇多矛盾的,三方曾经发

        生了激烈争吵,最后在帝国的斡旋和督促下,三方最终达成了

        表面上的一致共识。"

        「表面上"的。"今村兵太郎微微额首,「你能够看到这一点

        我很欣慰。」

        「汪填海政权即将还都南京,故而,受此影响最大的应该还

        是南京梁宏志政权。"程千帆思付说道,「而北平的王克敏政权,

        他们受到的影响相对较轻,学生认为,即便是南京汪填海政权

        正式成立,北平那边更可能是听调不听宣的半独立状态。"

        「而且程千帆露出蜘之色。

        「有什么尽管说。"今村兵太郎说道。

        「哈依。"程千帆说道,「华北驻屯军那边多半也不会同意汪

        填海方面,过多的干涉北方政务。」

        「很好。"今村兵太郎高兴点头,「健太郎,你进步很大啊,现

        在能够在一个更高更全面的视角看问题了。」

        「学生本愚钝,都是老师教导有方。"程千帆赶紧说道。

        「南京汪填海政权成立在即,楚铭宇可有透漏对你的安

        排?「今村兵太郎问道。

        「楚铭宇安排我在春节后,待腿伤康复后去江湾报道。"程

        千帆说道。

        「汪填海的中央陆军军官训练团第一期?」今村兵太郎问

        道。

        「是的。"程千帆点点头,"按照楚铭宇所说,中央陆军军官训

        练团第一期即将毕业,汪填海会为这一期的军官学员授衔,楚

        铭宇应该是希望我能够以第一期军官学员履历进入到新政权

        工作。"

        楚铭宇是有意染指军权?「今村兵太郎思付问道。

        「似乎是有这个意思。"程千帆皱眉思索,「不过,以我对楚

        宇的了解,此人对自己有较为清晰的定位,那就是做好汪填海

        的大管家,实际上他在军权这一块素来并无涉及。"

        「就是因为素来并无涉及,所以才会想着染指一二啊。"今

        村兵太郎点点头,面上露出笑意,「不过,这对你,对帝国都是

        一件好事。」

        「哈依。"程千帆说道,

        然后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犹疑

        之色。

        「嗯?"

        「学生并不排斥在汪填海新政权工作,不过,法租界巡捕房

        那边"程千帆皱眉说道。

        「巴格鸭落!"今村兵太郎瞪了宫崎健太郎一眼,「我看你是

        放心不下你在法租界的生意吧。」

        「老师误会了。"程千帆赶紧辩解,「法租界是学生苦心经营

        多年,而且,上海的情况老师您也是知道的,尤其是法租界鱼

        龙混杂,多方势力交错,素来是有进无退的,学生这边但凡稍

        稍放松对法租界的控制,且不说将来要夺回阵地会比较麻烦,

        那些人都是贪婪之辈,势必会毫不犹豫的吞掉属于帝国的利

        益。"

        今村兵太郎看了自己的学生一眼,没说话。

        程千帆赶紧继续说道,「学生的生意,本就是为帝国利益服

        务的,法国人,上海青帮,还有巡捕房上上下下,这些的都是

        粗鄙贪婪之辈,唯有利益才能够让他们乖乖入,心甘情愿或

        者是被动的为帝国服务。」

        「好了,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放不下你的生意。"今村兵太郎

        瞪了宫崎健太郎一眼,然后才说道,「不过,你说的也是有几分

        道理的。"

        他哼了一声,「若非知道你心中有帝国的,我早就惩处你

        了。"

        「哈依。"程千帆赶紧恭敬说道。

        今村兵太郎又哼了一声,自己这个学生满脑子都是金钱利

        益,这是担心被安排去南京工作后,法国人是不会允许一个公

        开为汪填海政权工作的人,继续在法租界任职的,如此,帝国

        会安排人接手他在法租界的利益。

        不过,自己学生的利益,自己这个做老师的,于情于理,

        自当维护。

        「你在巡捕房的职务,对于帝国是卓有帮助的。」今村兵太

        郎说道,「汪填海政权是帝国支持和承认的,帝国会迫使法国人

        在人事安排上做出让步的。"

        「哈依。"程千帆大喜。

        激动之下,程千帆拄着双拐起身,就要上前帮今村兵太郎

        添茶倒水献殷勤。

        「行了,你行动不便,这种事我自己有手有脚。"今村兵太郎

        摇头笑说。

        「茶水太烫了,学生帮老师吹吹。"程千帆露出惫懒模样,拄

        着拐杖走到今村兵太郎身侧,笑着说道。

        「你啊。"今村兵太郎哈哈大笑,自己以前的学生多严肃拘

        谨,却是从未有这般惫懒之人,不过,也许这就是自已最喜欢

        这个学生的原因吧。

        程千帆嘿嘿笑。

        他的目光却是盯着今村兵太郎办公桌上的文件看。

        刚进书房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今村兵太郎正在认真批阅该

        份文件,程千帆就暗暗记在心中,想办法要偷窥了。

        他是左腿受伤的,锁定放下一个拐杖,只拄着一只拐杖,

        腾出一只手给今村兵太郎捶背。

        今村兵太郎笑了笑,也不阻止,心安理得的享受"残障"学生

        的这

        份孝心。

        ….·

        青岛。

        「小野寺君明天就要去上海了?"柴山羊寺与小野寺昌吾碰

        杯,感慨说道。

        「已经定下了,明日的船票。"小野寺昌吾点点头,说道。

        「小野寺君这也是遭遇了无妄之灾啊。"柴山羊寺叹口气,

        「谁能够想到那位殿下竟然」

        他与小野寺昌吾碰了碰杯,"不过,以小野寺君的能力,东

        山再起指日可待。」

        「圆太哥已经与上海的池内司令官打过招呼了。"小野寺昌

        吾矜持一笑,「我会履新上海宪兵司令部情报室一科科长一

        职。"

        纳尼?

        柴山羊寺惊呆了。

        上海宪兵司令部情报室科长?

        上海宪兵司令部本就规格远在青岛宪兵司令部之上,上海

        那边的情报室科长,虽然级别不高,但是,实际上其权柄不亚

        于,甚至是犹在青岛宪兵司令部情报室室长之上。

        小野寺昌吾这哪里是降职,这分明是明降暗升啊。

        唯一令柴山羊寺聊以安慰的是,上海宪兵司令部情报科科

        长的军衔是低于青岛情报室室长的,也既小野寺昌吾当下的军

        衔是在他之下的。

        「听圆太哥说,上海宪兵队情报室室长服部君当下正在东

        京养伤,所以,我不得不暂时以科长之身暂代副室长的工作。」

        小野寺昌吾叹口气,说道。

        纳尼?

        柴山羊寺瞪大了双眼。

        小野寺昌吾这哪里是上海宪兵宪兵队情报室科长,这实际

        上就是上海宪兵司令部情报室的实际掌权者啊。

        他的心中是苦涩的。

        他早就知道小野寺昌吾的族兄小野寺圆太,是日军军部驻

        沪上特别机关长,只是小野寺昌吾是有背景的,却是没想到小

        野寺昌吾在这么大的责任事件中,竟然反而是因祸得福,不仅

        仅去了上海这座远东最大的城市,反而是加官进爵了。

        他讨厌这种有背景的家伙!

        极度讨厌!

        因为他自己就是那个没背景的家伙!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拜谢。

        作家的话

        猪头七有话说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拜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