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秦时之七剑传人 >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沟通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沟通

小说:秦时之七剑传人作者:未闻墨卿字数:4082更新时间 : 2024-05-15 23:51:46
古寻问这个问题,并不是在逗韩信玩,而是如韩信猜想的一样,确实在考虑让他真正执掌百战穿甲兵。
    这件事看起来很难,实际上……那也是真不容易。
    帝国的兵权归属其实非常的……特别。
    简而言之,就是理论上皇帝掌管天下兵马,但实际上重兵都掌握在某个人手里。
    当然,这里的重兵指的是那些由职业军人构成的精锐兵团,比如黄金火骑兵,也比如百战穿甲兵。
    前者被蒙家牢牢握在手里,后者则由王离掌控。
    这类军队其实在绝对数量上只是少数,真正占大多数的是非职业军人,也就是动员兵,即服兵役的普通老百姓。
    如今南北两大战场的帝国士兵主力都是动员兵,总数高达数十万。
    乍一看,嬴政似乎已经失去了兵权,实际上……也就只是看似如此而已。
    帝国的将军虽然握有兵权,但也真的只有兵权。
    而只靠士兵,是造不了反的,除非有人能掌握让士兵不吃不喝且刀枪不入的奇技淫巧.
    惟一一个例外的人就是蒙恬,他这些年一直总揽北地诸郡的军政全权,不过这也是在有扶苏这个皇长子亲自监督的情况下。
    即使如此,他如果动什么歪心思的话,也得先把自己九族基本全搭进去做沉没成本。
    总而言之,虽然百战穿甲兵基本等于是王家的自留地,但如果嬴政真的虢夺他们的兵权,也没有人能反抗。
    所以古寻这个构想还是有实现的基础的。
    最关键的是,现在大环境也很合适。
    泰山封禅之后,王离的处罚就要下来了。
    不过现在就已经基本确定——去戴罪立功。
    南北战场选一个,去给主将当副手,重新积攒军功,将功折罪。
    这惩罚已经很轻了,并不算是亏待王离。
    他虽然是上将军,但南军主将屠睢和北军主将蒙恬的身份地位一点都不比他差,给这两位当副手不算丢人。
    编制需要补充的百战穿甲兵并不会跟着王离一同参与南北战场,会暂时闲置,这就是韩信的机会。
    不过是否要推动这件事,古寻还需要考虑考虑。
    一方面,就是他之前问韩信的那个问题——百战穿甲兵是否适合韩信他不清楚。
    若是废了大力气把百战穿甲兵弄过来,结果韩信并不能完美发挥这支王牌部队的实力,岂不是白折腾?
    另一方面,则是考虑嬴政的想法。
    虽说单独的兵权并不能构成对嬴政皇权的威胁,但这并不代表他能无底限的容忍兵权落入旁人手里。
    古寻,或者说长公子派系本就和蒙恬走得很近,拥有黄金火骑兵的全力支持,同时对平阳重甲军也有很强的影响力。
    若是百战穿甲兵也被古寻他们这边掌握了,就等于说长公子派系得到了帝国绝大多数的精锐部队的支持。…。。

    这多少是有些犯忌讳了。
    当然,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疑虑,但这件事的好处也是不言而喻的。
    而古寻更看重的是……不能浪费。
    这种王牌军队组建起来不容易,若是不收拢到自己的手底下,回头成了对手未免可惜。
    ………………
    “你被人算计了!”
    同样逃离了峄山的陈和在一处安全地点和田横重新会面,一见面就语气阴沉严肃的提醒了他一句。
    田横不明所以,皱着眉头回道,“什么意思?怎么我就突然被算计了?”
    “你以为古先生是恰好在最后关头赶到救下嬴政的吗?”陈和冷淡的质问了他一句。
    “不无这种可能吧?”田横一摊手,扬着眉头反问道。
    他当然也怀疑事情是否会这么巧,但觉得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据说当年荆轲刺秦要是国师古寻晚到了一个呼吸的功夫,就能成功呢。
    “为什么只死了那两个人?”陈和冷着脸,继续问道。
    “他们离得近?”田横不明白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有些懵逼的试探着回道。
    陈和看着他,认真的说道,“因为古先生只想要他们两个的命!”
    “他们有问题!”
    陈和做了个很肯定的推测,接着又问道,“他们是什么人?你怎么接触到他们的?”
    田横一摊手,略显茫然的回道,“我没接触过他们啊,都是大哥提前安排好的。”
    “至于他们的来历……好像是儒家的人。”
    陈和脑子还算好使,但对这些弯弯绕绕其实也不很了解,听了田横的回答后直觉告诉他有问题,却想不出到底是什么问题,只能再次强调道:
    “其中肯定有问题,你最好弄清楚。”
    “所以有什么问题呢?”田横没有陈和那份直觉,只觉得摸不着头脑。
    “这你不该来问我。”给不出答案的陈和只能如此回道。
    “啊?”田横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理解的表情。
    你说的有问题,不问你问谁呢?
    陈和没搭理他。
    问谁?
    当然是去问田横的大哥田儋了!
    那两个人的具体情况只有田儋了解,想要探明真相也只能从田儋那边着手。
    不过这没必要特意跟田横说明,因为这家伙没头绪自然会联系他大哥。
    该提醒的提醒了,陈和不在逗留,转身离开了。
    但走之前,还是留下了最后一个忠告:
    “接下来,你不要再有任何行动了。”
    “古先生留手一次,不代表还有第二次。”
    看着走远的陈和,田横不爽的咂摸了几下嘴。
    他不是不爽陈和,而是对自己目前一头雾水的现状很不满。
    然后他就如陈和所料的,准备去联系他大哥了。
    ………………
    次日。
    由于峄山刺杀的发生,薛郡全郡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周遭的帝国驻军全部被调过来搜捕叛逆分子。…。。

    不过作用嘛……只能说见仁见智了。
    反正帝国军队的搜捕没能对墨家和田氏一族造成太多干扰。
    班大师他们很快就和田横重新联系上,并且以最快的速度见了面。
    “针对儒家的局?”听完班大师他们对昨天那场刺杀背后真相的猜测后,田横露出了一脸惊诧,下意识嘀咕了一句,“还真有阴谋?”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前来会面的班大师和盗跖全都听见了。
    盗跖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之前就知道?”
    田横闻言回过神,摇了摇头,“不,只是有人提醒过我一句。”      
    “冒昧的问一句,这个人是谁?”班大师捋着胡子追问道。
    田横也没有隐瞒,坦言回道,“是陈和。”
    “陈和公子……”想到陈和和古寻的关系,班大师急忙追问,“他还说了其他内容吗?”
    “没有。”田横摇头回道,“陈和应该知道的不多,只是察觉到了刺杀背后有隐情。”
    班大师听完后和盗跖对视一眼,然后斟酌着用词提出了这次见面的真正目的:
    “这一切,目前还只是我们的猜测,尚需求证。”
    “想要搞清楚真相,还需要贵方提供必要的支持,不知道田公子是否……”
    话到最后,班大师留了些余地,没有说尽,但意思足够明白了。
    田横也爽快,很大气的一摆手道,“放心,这次刺杀是我发起的,肯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关于这件事,我已经发信询问我大哥,等收到他的回信,想必就会有眉目了。”
    “至于我目前,恐怕没法给你们提供情报,因为我也是一头雾水。”
    田横这么配合倒不是他人实诚,而是和他话里说的一样,在他看来这是自己的责任。
    刺杀行动是田氏一族发起的,整个行动过程也是他们这边主导策划的,如果其中有问题,那他就有责任弄清楚。
    同时也是不想便宜了罗网。
    而最关键的是,他觉得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背后的阴谋是针对田氏一族,或者说这次刺杀行动的参与者的,他可能还会更慎重一些。
    但照班大师他们所说,完全是冲着儒家去的……而儒家死不死,实在不关他事。
    反正他能配合就尽量配合,也是减少自己这边的责任。
    当然,这事对田氏一族其实并不是小事。
    如果有问题,就代表田儋被罗网利用了。
    不管罗网是通过什么渠道蒙蔽的田儋,总之作为田氏一族的老大,他被骗了肯定不是小问题。
    嗯……其实还有另一种可能,田儋没有被利用,而是和罗网达成了合作。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事实上盖聂和逍遥子都对田氏一族在这场刺杀里扮演的真正角色深表怀疑。
    班大师和盗跖此来,也有试探田横的意思。…。。

    班大师和田横稍微聊上几句话之后,就基本判定了田横的话可信——只是田横的话而已。
    至于田氏一族是否可靠,仍然是个未知数。
    不过他总体还是倾向于田儋并没有和罗网勾结。
    田横毕竟是田儋亲弟弟,就算田儋动了歪心思,应该也不至于把自己弟弟往火坑里推——这场刺杀行动,田横承担的风险可一点不小。
    而田儋若是有问题,田横就不仅要面对帝国的压力,还会遭到反秦势力的清算。
    就是暂时仍然毫无头绪这一结果,让班大师多少有些失望。
    原以为今日这场见面,多少能有所收获呢。
    ………………
    胶东郡,桑海城港口外,蜃楼之上。
    穿着一袭星纹法袍的星魂背负双手,正在通道间踱步慢行。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紫贝水阁,也是此前他怀疑樱狱入口的所在地。
    用一把非攻从公输仇那里交换得到蜃楼的部分监造图纸后,星魂彻底确定了樱狱一定就在紫贝水阁附近。
    图纸上当然没有标注樱狱这个地方——一个不该存在的地方,当然不会出现任何纸面记录。
    但是不存在本身就是一种信息。
    蜃楼的各个部分规划都是高度紧密严合的,和图纸也是完全对应,不能有丝毫偏差。
    而紫贝水阁下方的一块莫名的空置区域,就很引人注意了。
    当然,蜃楼上没有利用到的空置闭锁区域很多,并不止是紫贝水阁附近这一处。
    或许这里的空缺只是一个巧合。
    不过星魂一般不相信巧合,尤其是在他已经基本确认紫贝水阁有问题的情况下。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找出进入那块不存在的区域的通道。
    这显然不容易,但是看过图纸以后,倒也不至于像之前那样完全没有头绪,只是需要费上一番手脚罢了。
    在星魂走进紫贝水阁后,一道人影悄悄跟了上去。
    云纹长袍,穿着木屐,这人自然就是云中君。
    他跟踪星魂,目的当然也是樱狱。
    之前他就对樱狱很感兴趣,只是为了炼丹的事暂且按下,现在……他更感兴趣了。
    一方面,丹药没了,经过几日的沉思和复盘,他发现自己貌似……大概……可能,是暂时没本事再炼一颗聚仙丹出来了——哪怕是半成品的。
    所以有了充足的时间花费在其他事情上。
    另一方面,他现在就憋着给月神和星魂捣捣乱。
    在云中君看来,自己那颗好不容易才在机缘巧合,天时地利的诸多因素配合下,偶然间炼制出来的聚仙丹会被夺走,星魂月神这两个己方队友要负重要责任,甚至是主要责任!
    主要是当时在场的人里,真正抢走聚仙丹的人他找不着,天明少羽几人他现在也找不着,能找着的就只有月神和星魂,当然会把责任全归咎到这两位头上。
    不过他也没胆子,也没本事正面找回场子,只能试着暗戳戳的捣个乱什么的。
    在云中君跟着星魂走过不久,又一道人影出现在这里。
    水蓝色的长裙裙摆拖地,月神的眼神透过遮目的眼纱看向紫贝水阁深处。
    云中君盯上了星魂,月神同样如此。
    至于星魂有没有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那就只有他本人知道了。
    月神并没有像云中君一样,跟进紫贝水阁。
    她本来就知道樱狱的位置,根本没必要跟着星魂进去,只需要确认对方确实是冲着樱狱来的就好。
    至于说破坏星魂的行动……她倒是想,可惜没什么操作空间。
    她干不掉星魂,也无权禁止星魂进入紫贝水阁区域。
    就算今天跟进去破坏一次,星魂也可以等下一次。
    他随时能来紫贝水阁樱狱的下落,月神却不可能每时每刻都盯着他。
    月神想解决这个问题,只能通过其他方法尝试。
    这就让问题又绕回了她之前要做的事情——找到焱妃。
    想到这里,月神没有多做逗留,径直转身离开了。
    星魂开始行动,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也得抓紧了。(本章完)
39314220。。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