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恋爱才不会倒霉 > 第二百零七章 同心锁

第二百零七章 同心锁

小说:恋爱才不会倒霉作者:半夏轻微凉字数:4087更新时间 : 2021-10-14 23:52:23
  老道战术仰头,我也没说这是规矩啊,我就问问确认下,怎么还变成我们的不是了?

  诶,不对啊,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算的哪门子的事业?

  见老道犹豫,韩亦可不由皱眉催促:“到底能不能算事业啊,你该不会唬我吧。”

  “怎么会...你要算事业,当然能...”

  老道见旁游客来回多,不想和一个丫头瞪眼珠子,连忙换了个荷包箱子,他抬出来示意韩亦可挑一个。

  “这里面都是关于事业上签的荷包,你挑个。”

  韩亦可看着一箱子的荷包,直接伸出自己的小手,啪叽一下伸进里面,掏来掏去,这才掏出一个荷包。

  从开始到现在,老道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小女孩顿时不可爱起来了。

  拆开荷包,里面有张纸条,上面有对上下联。

  韩亦可左看看右看看,很是不解。

  “徐怼怼,这说的啥啊?”

  “我看看。”

  徐冉接过纸条看。

  这些上下联大多数都是含糊不清,让人能产生无限遐想的,基本每个庙里都是这个套路。

  但是就算模糊不清,也能说出个大概,徐冉觉得自己看个大概还是没问题的。

  “惊雷之夏风回大地,德重之归步步人生。”

  看完这段对联,徐冉不由沉默了。

  这上下联写得太混了,已经算不上对联。

  不过想想也是,那么多签子附带的荷包,又不能言喻太清楚,模糊让人有点感觉的本就不多,这些道士只好自己瞎琢磨写吧。

  虽然写得模糊,徐冉倒是能看出一些东西。

  例如上联简单来说就是夏日回归,季节分四季,四季各有各的意思,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尤其这个荷包是对比的人生事业,那这个夏日就是拿来对比人的事业成长。

  若是抛开对联的字面混乱的话,其中要表达的意思还挺符合韩亦可的。

  恰好是夏天,夏季赛也准备开始了,韩亦可征战赛场,何尝不是在这个夏日成长起来呢?

  而下一句,德重之归步步人生。

  也好理解,就是说明人在成长后便会愈发成熟懂事,德重代表人品,意思是说明韩亦可以后的素质会变高不成?

  徐冉忍不住看了韩亦可一眼,她正两眼期待看着自己。

  这口嗨萝莉真的会有素质变好的一天吗?

  简单来说,这个对联就是表面这个夏日季节韩亦可事业会成长,人生也会步步高升。

  不过自己要怎么和韩亦可说呢?若是直言说,怕是她要飘起来吧...

  就在徐冉迟疑时,老道倒是主动伸手,笑道:“若是不解,可让老道帮忙解惑。”

  徐冉眼珠子一转,将对联递了过去,问:“不知香火钱需要捐多少呢?”

  “看两位的心意了,不在乎多,亦不会在乎少。”老道笑着摇头,本来庙里也不靠这个赚钱。

  徐冉点头,从钱包掏出点零钱,让韩亦可往香火柜放。

  韩亦可捐了香火,好奇问:“诶诶,这纸条说的到底啥意思啊。”

  “那要看你信不信了。”老道看完纸条淡然而笑。

  “你先说。”

  “你拿的是好签子,自然拿到的联子是好的。上词夏季回归,代表事业将会成长,下词德重人生,便是人的内在世界得到升华。”

  听完老道这么说,与自己想得相差不大,徐冉顿时放心了。

  韩亦可恍然点头:“哦这样啊...”

  “不过这对词未必就这么简单。”老道看了看韩亦可,主动伸出手在她的额头摸了下,不由露出若有若无的思考。

  徐冉见此倒是好奇了,想知道眼前这老道因为这对词能说出什么东西来。

  “做事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既然你求的是事业,自然也会遵循这个完美。对词中包含了地利与人和,唯独缺少了天时。有些东西,代表着不能强求,只是时候未到,若是强求,小心到头两手空。”

  韩亦可愣然,似懂非懂。

  徐冉不解:“季节之分,不该是天时吗?”

  “天有四季是固定,轮换是自然,这是规律,所以是地利,地踏实稳固。可天却未必。”老道笑脸看着徐冉,“看样子你对这两词也有了解。”

  “看懂一些。”

  “世间最难琢磨的莫过于天与人心,天变化多变,人心亦然。”老道自顾自说,“丫头既然求的事业,那就尽力一博便是,莫要贪进恐退,只要踏实,该来的都回来的。”

  韩亦可眨巴眼:“那所谓的天时,我要怎么才能得到呢?”

  “这...”老道愣了下,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这么问他,毕竟其他人都知道天时这东西只能靠等跟猜...

  “若是我弄得好好的,忽然那个叫天时的东西,把我的事业都弄得全乱套了怎么办?”韩亦可很认真地问

  “你来到庙,自然是想向上天求助,让心里平安,这也说明你相信上天的力量。可如果两位回归生活遇见了困难,上天没有帮助你,这说明上天相信你的力量。”老道也很认真的回复。

  好家伙,这话说得太有文化水准了!

  好像说了什么,还挺有韵味,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不愧是专门帮忙解签的老道,没三年诈骗经验做不来这活。

  韩亦可目瞪,随后扭头看徐冉:“徐怼怼,我怎么觉得他说话是在放屁。”

  “诶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老道来了脾气。

  徐冉终于忍不住笑了出声。

  “啥跟啥哟。”韩亦可叉腰,“别看我这样,我聪明得要死,你就是想忽悠我多捐钱。再说了,这签我是抢过来的,又不是求过来的,你说这么多也未必合适我。”

  “什么?什么抢过来的?”老道目瞪口呆。

  “没什么没什么...”

  徐冉反应过来,连忙拉着韩亦可往外面撤了。

  只留下老道一个人在树下风中凌乱。

  路上徐冉时不时就笑出来,狠狠摸着韩亦可的脑袋,不得不说韩亦可太可爱了。

  韩亦可还因为被老道忽悠的事耿耿于怀:“哼,那家伙就是想骗我,我才不信呢。”

  “这些东西就是信则有,不信则无,你不用太在意。”徐冉拉住韩亦可的手,“走,这庙后面还有个小后山,我带你爬爬,上去看看风景。”

  “好。”

  两人手拉着手,经过解签一事倒是显得开心许多,虽然是闹剧,可闹剧在韩亦可的生活中就如日常一般。

  来到后山脚下,发现也有个道士摊位,凑过去一看,发现是卖锁的。

  道士见到两人不由笑问:“两位,有没有心趣买个锁呢?现在买还能帮忙免费刻字...”

  话未说完,韩亦可连忙摇头:“不要不要,休想骗我的钱。”

  然后连忙拉着徐冉上山了,让道士愣愣发呆。

  爬山的游客不多,顾及韩亦可的体质,路上走走停停。

  韩亦可有些小喘气,好不容易来到半山腰,摸了摸额头看着山路:“这路咋拐来拐去的...”

  “山路虽然曲折盘旋,但路都是正确的,都是往顶峰而去,累是正常的。”

  就算这个时候,徐冉也在找机会教育韩亦可。

  韩亦可嘀咕了下,好似说什么,但是徐冉没听清。

  他从口袋掏出水瓶,再拿纸巾弄湿,蹲下来给韩亦可的脸蛋擦拭。

  韩亦可觉得脸蛋凉凉的,也没那么粘糊糊,顿时舒服了不少,露出可爱的笑容。

  徐冉忍不住掐了下她的脸蛋,相视一笑,再次迈出上山的步伐。

  好在这山不高,不然对于韩亦可这体质真的够呛。

  上到山顶的韩亦可来到护栏出朝外看去,外面没有什么特别好看的风景,只有高楼大厦,倒是无趣了些。

  毕竟就这高度,还不如自己上小区顶楼天台喝西北风来得舒服。

  不过自己一步步爬上来的感觉,确实让韩亦可有些充实。

  忽然她瞧见什么,连忙招手示意徐冉过来。

  原来是山顶护栏旁边有一处是用铁链围着的,这并不稀奇,可此时铁链上挂着许多锁,锁有大有小,有崭新有生锈,可有一点是一样的。

  那就是锁上都刻有了名字,还不是一个人。

  韩亦可很感兴趣凑过去掰着看,问徐冉:“徐怼怼,为啥都要把名字刻在锁上然后放这啊?”

  “这是同心锁。”

  “同心锁?”

  “我们上山时,山脚不就是有道士卖锁吗?卖的就是同心锁。”

  “同心锁到底是啥意思?”

  徐冉笑着解释:“在古时候的传说里,专职姻缘的月老有一件宝物同心锁,相爱的男女只要被同心锁锁住就会永不分离,如果恋人的爱情能够感动月老,他就会赐给恋人同心锁,让恋人从此生生世世永结同心。”

  韩亦可吃惊:“这么厉害?”

  “故事流传下来,同心锁自然也会随着故事传开。相爱的恋人,只要在一个充满灵气的地方结一把刻有双方姓名的同心锁,就能心心相犀,相爱到老。这是一个美丽的寓言,一个虔诚的祈祷,更是一个永恒的承诺。”

  “相爱的人将同心锁锁在锁桥上,期盼的是锁上自己一生一世的爱恋。同心锁将他们的名字刻于锁上,将两颗心紧紧的锁在锁桥上,期盼他们的爱情永恒不变,用这把同心锁见证他们最忠贞、最真诚的爱情。”

  徐冉摸韩亦可的脑袋:“有人说传说是不可信的,传说就是一个传说,同心锁只是人的愿望而已。不过这些东西嘛,讲究的就是信则有,无就是无啦。”

  韩亦可听闻后露出怪怪的表情,似乎还有些小后悔,自顾自嘀咕:“该死...早知道...”

  “你说什么?”徐冉没听清。

  “哦哦哦,没啥。”韩亦可不好意思地挠脸蛋。

  看完同心锁,徐冉带着韩亦可去亭子休息,徐冉本以为韩亦可会疲惫想休息,但是没想到她竟然心神不宁,似乎在思考着其他东西。

  不过徐冉也没打扰她,毕竟指不定她是爬上了山峰,有了其他的感悟也不一定。

  在山顶呆了好一会,两人这才下了山。

  下山后来到殿内,韩亦可忽然决定了什么,拉住徐冉的手臂。

  “徐怼怼,你等下我,我要上厕所。”

  徐冉没太在意,应声问:“知道厕所在哪吗?要不我带你去。”

  “滚滚滚,我又不是小孩子!”

  说完韩亦可就小跑哒哒哒跑开了。

  徐冉便在周围寻了个位置坐下休息。

  本以为是一会的事,没想到徐冉将近等了快20分钟,依旧没见韩亦可回来,这让他有些担心起来,害怕韩亦可一个人出了什么事。

  就在徐冉要给韩亦可打电话并寻找她时,韩亦可这才喘着气脸蛋湿漉漉地跑回来了。

  “咋这么久才回来?”

  “上大的,不行啊。”韩亦可哼哼唧唧扭头,看表情有些害羞尴尬。

  “怎么脸蛋红彤彤的,洗脸也不懂用纸巾查下。”

  说着徐冉又再次掏出纸巾未韩亦可擦拭。

  韩亦可哼哼唧唧没说话,只是刻意压低喘气,不让自己显得太明显。

  整理收拾好后,韩亦可很开心的样子,她握住徐冉的大手。

  “走走走,咱们回家~”

  “待会回去的路上给依依她们买奶茶吧。”

  “待会我也要喝汽水。”

  ...

  山顶亭锋,阳光明媚。

  一对母子恰好爬到山顶,孩子活泼,爬上山也没觉得累,在山顶环绕玩了一圈。

  忽然他瞥见铁链的同心锁,好奇问母亲。

  “妈妈,这是什么啊?”

  “这是同心锁。”

  “这样子哟...”孩子忽然瞧见铁链上极其显眼的新锁,不由笑着道:“妈妈快看,这个锁好新哦。”

  “不要碰别人的同心锁哦,要有礼貌。”

  “知道了!”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耀山峰大地,光在同心锁上反射出银色的光芒,耀得人眼睛发花。

  淡淡圆圆轻轻摇曳的光晕,透露着七彩之色。

  孩子随着母亲离开,可同心锁在山顶接受着阳光,雨露,风霜,经历着一层层时间气候推磨。

  就算锁生锈了,往后的人上到这山顶,依旧能从这同心锁上看出两个人名。

  若是徐冉此时在的话,必然能认出这崭新的同心锁上,刻着两个熟悉的名字。

  【韩亦可丨徐怼怼】

  韩亦可不信神佛,可对于自己无法把握的东西,她依旧愿意托付自己最衷心的期盼。

  她在那时,相信着。

  ...

  (后面开始亦可的赛事首秀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