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特战之王 > 第六百七十六章:呼吸

第六百七十六章:呼吸

小说:特战之王作者:小舞字数:6104更新时间 : 2023-05-19 13:55:00
意大洛斯放弃了圣域。

莱恩哈特帮不了圣域。

江上雨,同样也帮不上圣域。

圣域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堂堂圣皇,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待在圣皇宫里,看着那个带着明确敌意的女人一点点的接近这里。

他没有反抗的能力,没有反抗的资格,他甚至连逃跑都做不到。

这到底是多么憋屈的一种处境?

圣皇内心的怒火疯狂的窜了起来,燃烧的愤怒火苗顷刻间冲破了他压抑的防线,他在极致的愤怒中笑出了声:“哈,他帮不到圣域,帮不到我?”

“难道你们觉得,这是在帮助我吗?”

“江上雨就是个白痴!混账东西,他到底在做什么?

我真的很想知道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莱恩哈特的声音依旧透着无奈:“圣皇陛下,也许您应该冷静一些。”

“我没有办法冷静!”

圣皇几乎是声嘶力竭的狂吼着,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色通红,表情狰狞,额头上甚至出现了青筋,他穿着一身整齐干净的白色衣袍,整个人却像是个疯子一样手舞足蹈:“冷静?该死的!那个女人来了!秦微白来了,她带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她是来杀我的,明白吗?!她要杀我!

她不是来谈判的你懂不懂?她根本就不想谈,不然她来到意大洛斯好几天的时间,我不见她,难道她就不能透露一些意图吗?可她什么都没有透露,她就是想见我,不,她是想

杀我!”

莱恩哈特沉默着。

屏幕处在关闭状态,圣皇看不到他的表情,也没心情去看他那张脸,他急促的呼吸着,声音粗重的冷笑了起来:“你觉得她为什么要来杀我?只是觉得我该死,然后就动手了吗?

来吧,哈哈,来分析吧,你的六星大楼里不是号称有着全世界最优秀的战略专家吗?

来,我们分析一下秦微白的意图怎么样?”

他用力的指着面前的屏幕,似乎想要直接指到莱恩哈特脸上:“请问现在是个什么形势?嗯?你们比我更清楚。

李天澜已经没有力量了,江上雨崛起,他强大了,他天下无敌了,他威胁到了东皇宫,李天澜,秦微白,甚至是中洲的安全,他想要建立属于他自己的王朝。

这样的局势下,秦微白会做什么?

就像是江上雨不会对李天澜低头一样。

秦微白和东皇宫,也不会对江上雨这个该死的蠢货低头。

她一定会选择反抗,那个女人就是个疯子!疯子!你懂吗?

她是个疯子,而且还是一个有着无数资源支持她去反抗的疯子。

她一定会选择对抗江上雨,她也会选择保护东皇宫。

她已经在这么做了,她来杀我了。”

他勉强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和呼吸,可内心却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精神领域的高手,最擅长的就是维持情绪,情绪上的起伏,大起大落,会很直接的影响到他们的状态。

圣皇也知道这一点,他同样知

道秦微白来者不善,现在他的情绪,很不利于一会可能会出现的对抗,可他就是忍不住,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去,滴滴答答的声音里,他似乎在冥冥中听到了不存在的虚幻脚步声在靠近圣域,靠近圣皇宫,靠近他。

那是一种带着永恒和腐朽气息的味道,是死亡的味道。

“我不理解。”

他勉强平静着心情,沙哑道:“我不理解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要对我出手,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很奇怪的,但是越奇怪,就越是要重视,不是么?

秦微白已经出手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第一时间找上我,但我可以肯定,这绝对是她计划中的一环。

她要来杀我了,呵,是啊,她要杀我,但难道她只是为了杀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其中的逻辑根本就不成立,唯一的解释,是她觉得在杀了我之后,更加有利于她对抗江上雨,这是她计划中的一环。

仅凭这一点,你们就应该保护我,我活着,对你们是有利的。

可你们...你们...你们这群蠢货!白痴!猪猡!废物!你们告诉我,你们帮不上忙,哈,你们帮不上忙,那你们还有什么用?”

莱恩哈特依旧沉默,没有半点回应。

“江上雨呢?我帮过他!他欠我人情的,他要帮我,也应该帮我!这是在帮助他自己。

可是这个蠢货...我找不到任何言语去形容他的愚蠢,他到底在做什么?

他已

经是天下无敌了不是吗?

他一个人就可以推平东皇宫,可以杀掉所有人...

都已经无敌了,他还急着去做什么见鬼的突破?

他是白痴吗?

我在这里,东皇宫也在这里,他在等什么?

等着秦微白找到可以对抗他的办法?

这种蠢货,这种白痴,他不愿意跟李天澜妥协,又分不清主次,他凭什么去跟秦微白斗?凭什么?”

手舞足蹈的状态下,他无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身体失去了平衡,他倒在了沙发上,闭上眼睛,沉默了很久。

“看吧。”

他喃喃的说着:“看着吧,你们选择不帮我,你们会后悔的,会后悔的。”

莱恩哈特还是没有回应。

屏幕关着,圣皇甚至觉得对方已经在自己崩溃的怒骂声中离开了,甚至通讯也中断了。

不过...

无所谓了。

他懒得在去打开屏幕去看看莱恩哈特在不在。

耳边那虚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圣域的车队已经驶入了广场。

秦微白来了。

圣皇缓缓闭上了眼睛,无声无息,整个人似乎再次变成了一尊安静的神像。

同一时间。

关闭着的屏幕另一侧,安静听完了圣皇的谩骂的莱恩哈特缓缓站起身。

他面前的屏幕上是圣皇宫大厅的一切。

看着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圣皇,莱恩哈特沉默了一会,最终无声的叹了口气。

对于圣域和圣皇,星国方面自然是无比重视的,莱恩哈特也是想要全力保住他。

为此星国甚至联

合了欧陆联盟,给了意大洛斯极大的压力,并且也给出了大量的承诺。

但意大洛斯不为所动。

因为很多时候,压力和压力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星国给予的压力说到底只能说是压力。

而秦微白给意大洛斯的压力,却随时都有可能变成爆炸的火药桶。

秦微白是个可怕的女人,整个黑暗世界都知道她是个疯子,如今她带着一个破坏力极强的团队就堵在圣域门口,要见圣皇的态度无比坚决,在她摆明了谁不让她见圣皇就要跟谁玩命的情况下,意大洛斯唯一的选择,就是迫使圣域妥协,继而放弃现在的圣皇。

意大洛斯也不希望看到东皇宫和盛世基金的力量完全笼罩欧陆。

但欧陆联盟之所以被称之为联盟,某种程度上已经说明,他们在大立场上一致,但实际上却不是真的团结。

东皇宫进入欧陆之后,给欧陆联盟的压力,也是分层次的,有所谓的优先级。

优先级最高,压力最大的是英伦,是高卢这种五大强者之二的两位。

其次是日耳曼,甚至不在欧陆联盟但却处在欧陆的雪国,都比意大洛斯更需要担心随后的种种影响。

在这四位之外,才是诸如意大洛斯,维京帝国这些势力。

天塌下来都有高个顶着,说白了,意大洛斯不想看到东皇宫的力量笼罩欧陆,但这件事情如果真的变成了现实,他也不是不能咬牙接受。

可是优先级在他之前的那

几位,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所以东皇宫的力量和联盟之间的碰撞,应该是跟那几位直接碰撞才对。

意大洛斯就是个打酱油的,远程支援,各种援助都没有问题,但他们绝对不愿意把自己的地盘当成是东皇宫和意大洛斯的站场。

他们很有自知之明,自认为自己没资格做这个站场。

前提是自己别作死,说白了就是别惹东皇宫。

人家秦微白就是想见个圣皇而已。

见就见呗,见完了赶紧走人,大家你好我好,就算没有了现在的圣皇,圣域还在,影响能有多大?

只要秦微白离开,意大洛斯接下来就不会成为和东皇宫绞杀的站场,他们在背后提供援助,损失再大也是有限的,只有排在他前面的那几位流血,他们在这里吃瓜就好了,怎么看也比作死去刺激秦微白和东皇宫好太多。

至于星国的压力...

意大洛斯有顾忌,但更多的还是一种你再怎么牛逼也不可能咬我的姿态,得罪就得罪了,他们是联盟的一员,影响也不会太大。

所以他们现在几乎完全无视了星国,只想着让秦微白跟圣皇赶紧见面,赶紧走人。

莱恩哈特对意大洛斯这种心态了解的清清楚楚,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整个星国对于圣域和圣皇都是极为看重的,圣域或许没有罗斯柴尔德那么有钱,也没有什么庞大的根基,可是数千年的传承,那种影响力在欧陆没有任何势力能够

比拟。

如今他们已经有了天下无敌的江上雨,如果再把圣域拉拢过来,那就更加容易实现在欧陆的战略意图。

但意大洛斯的拒绝让这一切都没了意义。

他们帮不了圣皇。

而圣皇在主教出发前说的那些话,同样也是表达了态度,就算他今天真的死在秦微白手里,他也不希望主教为他报仇,他更希望的是圣域能够保持一个相对中立超然的姿态,远离黑暗世界,蛰伏起来,等待着下一次的强大。

这样一来,这次通话的意义就不大了,唯一的作用,或许就是依然开着的通讯,可以记录下来秦微白的一举一动,包括那个黑袍人的身份,这也算是知道秦微白的一张底牌。

至于圣皇的安危...

莱恩哈特和圣皇一眼,也不知道秦微白凭什么能够威胁到圣皇的安危。

但他虽然不知道,可却同样不看好圣皇的安全。

原因再简单不过。

虽然目前秦微白看起来威胁不到圣皇,但她坚持留在意大洛斯好几天,摆明了一副不惜代价也要见到圣皇的姿态...

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如果不是想要杀他,难道还是想找他谈合作么?

莱恩哈特显示给自己这边的通讯设置了静音,然后按下了桌上的呼叫按钮。

秘书第一时间推门走了进来。

“通知一下心理分析部门。”

莱恩哈特平静道:“把主教加入二级分析名单,最短的时间里,找到他的弱点,分析他的心理

状态,并且给我一份引导方案。”

秘书点了点头道:“好的。”

“我在等一个重要电话,不要让人打扰我。”

莱恩哈特挥了挥手。

秘书再次应了一声,默默的退了出去。

莱恩哈特眯起眼睛,再次看了看屏幕里的圣皇。

在默认圣皇会出事的情况下,他已经将目标对准了主教。

主教同样也是精神领域的强者,据说已经接近了超然境,他多年来一直待在圣皇身边,在整个圣域都有着极高的威望,圣皇如果死亡,他成为新的圣皇,几乎不会有什么悬念。

如果能够把主教拉上战车,这样的结果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这一切动作要快。

或者说,接下来星国每一步都要快,而这离不开江上雨的战力支持。

莱恩哈特突然站了起来。

他没有走出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启动按钮拉上了窗帘,然后走进了办公室内侧的休息室里。

休息室中摆放着一个巨大的衣柜。

他拉开衣柜的门走进去,在衣柜内部打开了一扇暗门,然后继续往里面走,穿过了一个狭窄短小的通道。

通道的尽头,是一部极为隐蔽的私人电梯。

莱恩哈特神色平静,输入密码。

电梯启动,灯光亮起,但却没有正式运行。

莱恩哈特平静的等着,几秒种后,电梯的另一侧输入了同样的密码。

然后莱恩哈特又输入了一道全新的密码之后,电梯开始快速下降。

从顶楼到一楼,然后往下,继续往下



秘密的电梯在地下下沉了数十米的高度后,终于缓缓停稳。

电梯打开,莱恩哈特走了出来。

两名级别不低但主要工作都是负责这架电梯运行的中年男人身体笔直的敬礼,他们似乎说了一句什么,但莱恩哈特却没有听清楚。

因为他的耳边全部都是尖锐呼啸的凌厉风声。

那巨大的风声如同雷鸣一般轰鸣着爆发,震耳欲聋。

莱恩哈特面前是一条长长的玻璃走廊。

此时此刻,伴随着风声,无数的光芒在玻璃走廊内闪耀着,复杂的光彩全部照在了莱恩哈特的脸上。

莱恩哈特沿着玻璃走廊前行。

整个地下空间,严格说起来都算是六星大楼的避难所,配备着最先进的设备,分为两层空间,地上一层是指挥区域,足以确保星国即便是在最极端恶劣的环境下,也可以通过这里做出准确有效的指挥,而地下二层,则是一个巨大的军备武库,平日里储存着近乎海量的武器军备,甚至还有小型的秘密机场。

但这只是平日里的状态。

而现在,地下二层的庞大空间,只属于一个人。

或者说,是属于光。

莱恩哈特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透过走廊尽头的落地窗,他可以看到下方比一层大了无数倍的空间。

那片被无数七彩纷呈的剑光完全笼罩的空间。

如同海啸一般的剑光带着汹涌的剑气充斥在地下二层空间的每一个角落,剑光每一次涌动,都如同飓风一般

,带着震耳欲聋的呼啸声,连绵不绝,无穷无尽。

莱恩哈特打开了走廊尽头的扩音设备。

“江,我有话要说。”

这种足以让领袖发起一场演讲或者誓师大会的扩音设备带着恐怖的声浪席卷出去,但最终却被风声不断的削弱,渐不可闻。

莱恩哈特深深呼吸,再次重复了一遍。

无数的风声静止了。

下一刻,充斥整个地下空间的七彩剑光连同剑气完全消失不见。

莱恩哈特猛地吸了口凉气,一时间甚至忘了自己该说些什么。

在他的视线中,遥远的地下广场中央,正坐着一个人形轮廓。

而随着他身边两名中年男人不断调整着设备,江上雨的身影终于清晰的出现在了莱恩哈特面前的屏幕上。

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微微皱眉。

但莱恩哈特却没有看他,而是看着周围。

地下二层的广场,是军备武库。

四周的墙壁上都布满了厚厚的合金,那是足以抵抗大部分火力的特殊合金,可此时此刻,广场上所有的合金都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而整个广场平整的地面,更是坑坑洼洼早已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莱恩哈特的嘴角不断的抽搐着。

他清楚这种合金的硬度,不要说这大片遍布整个广场的合金,就是搬下来一小块,寻常的无敌境就是累死都不可能在上面留下丝毫伤痕。

可是现在...可是现在...

他看着周围那些密密麻麻的裂痕,内心无

比的惊恐,但同样又无比的兴奋。

这种状态下的江上雨如果出来,所谓欧陆,所谓东皇宫,秦微白,李天澜,林枫亭...

呵...

呵呵...

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出来吧...

这个世界,应该出现一个属于星国的王朝了。

“尊敬的江。”

莱恩哈特的声音不知不觉的变得恭敬:“现在外面的局面有些混乱,秦微白已经出现在了欧陆,她在圣域,要对付圣皇,我觉得,这应该是她为了对抗你而准备的计划之一,呃...

我想说的是...

我想说的是,现在其实是个很好的机会,时间,并不是站在我们这边,你应该及时出现。

整个黑暗世界,有很多人都在等待你的消息,而且...”

莱恩哈特的声音突然顿住了。

他面前的屏幕上,清晰的倒映着远方江上雨的身影。

屏幕中,听到秦微白和圣皇的消息后,江上雨的眉头明显的皱了一下。

他紧紧闭着的双眼眼皮开始疯狂的颤动,但却怎么都挣不开。

他无比吃力的抬起手臂,活动着双腿,似乎想要站起来。

他的身体开始不断震动,他的脸色涨红,额头上出现了大片的冷汗。

他的挣扎越来越强烈,可是任凭他如何努力,他的眼睛都没有成功睁开,身体也没有站起来。

莱恩哈特怔怔的看着这一切。

他这还是第一次知道江上雨的确切状态。

这么好的机会...

机会...

是啊,全世

界都知道,只是最好的机会,江上雨怎么可能不清楚?

他不蠢,不傻,也没有犹豫。

在这种不断变强的过程立面你,他不是不想出去,不想站起来。

真相是,现在的他,在没有脱离那种不断变强的状态之前,他根本就动不了。

而这种不断变强的状态,似乎也不是江上雨自己可以控制的。

莱恩哈特怔怔的看着这一切,他的目光极为复杂。

江上雨坐在那,每分每秒,他的实力都在提高着。

对于秦微白等人来说,这绝对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消息。

可同样的,江上雨坐在那,实力虽然在增强,可现在的他却完全动不了,不要说站起身,他现在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

这对于秦微白等人来说,却又是好消息。

因为现在的江上雨确实没有秘密的潜入欧陆寻找着狩猎的机会。

哪怕他们不知道,但他们的处境却无比安全,这也给了秦微白更多的时间,让她准备的更加充分。

屏幕上,江上雨还在努力,他的身体在不断颤抖的过程里不断变得模糊,那是整个空间都在他周围扭曲,可他的身体却像是被钉在地上一样,根本站不起来。

一缕鲜血顺着江上雨的嘴角流淌下来。

他似乎感受到了极大的痛苦,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动作顿住了,然后逐渐平静下去。

在莱恩哈特的视线里,江上雨微微摇了摇头,随后一动不动,继续冥想。

飓风呼啸的尖锐声

响掩盖了所有声音,轰鸣不绝。

七彩纷呈的剑光依次亮起,带着狂暴的剑气疯狂盘旋。

地下广场巨大的堪称广阔的空间被剑光彻底笼罩。

这不是因为江上雨在挥剑。

震耳欲聋的风,七彩纷呈的剑...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江上雨在呼吸。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