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搞化学的不能惹 > 七九六 收蚕茧了

七九六 收蚕茧了

小说:搞化学的不能惹作者:白色草原上的牛字数:1780更新时间 : 2024-04-03 06:41:06
  广东顺德,离省城广州也不远,只有几十公里的路程。

                  在珠江三角洲范围内,顺德算是比较富裕的县城了。

                  桑基鱼塘,便是顺德农村典型的农业方式。

                  说起来也简单,挖一口鱼塘,塘边广植桑树。

                  鱼塘中放入鲩鱼、鲫鱼、鲮鱼等鱼种。

                  和北方人不同,广东人几乎不怎么喜欢吃鲤鱼。

                  一个是鲤鱼泥腥味儿重,另外一个就是广东人视鲤鱼为发物,食之易引起旧疾、暗疾发作。

                  这和靖安正好相反,靖安人反倒是最喜欢吃鲤鱼。

                  谁家请人吃饭,上一条红烧大鲤鱼也是很有面子的。

                  只有一种鲤鱼广东人喜欢吃,那就是产自于广东肇庆的文艿鲤。

                  据说文艿鲤是吃茨实、稻花长大的。

                  大清末年,还曾做为贡品送入京城,太后吃完大加赞赏。

                  顺德的桑基鱼塘也算是一种初级的循环农业。

                  桑叶养蚕,蚕沙喂鱼,鱼粪肥塘,塘泥又用来给桑树施肥。

                  一亩鱼塘的收益比种水稻高了四五倍不止。

                  自古以来,身处水乡的顺德人便过得很富足,生活水平比较高。

                  由于有大量的蚕茧出产,顺德的西樵镇也是有名的纺织之乡。

                  大量的缫丝厂、纺织厂便建在西樵山脚下,产生大量出口海外。

                  食材多样,顺德人更会做美食,广州酒楼的大厨大多来自于顺德。

                  今天早上,在顺德一间茶楼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别看广东人长的瘦瘦小小的,嗓门偏大,一桌一桌喝早茶的人都在比着看谁的声音大。

                  据说这还是“耳语”,真正的讲话声音更大。

                  喝早茶,饱腹是一方面,更多的是朋友相聚、交换信息。

                  “阿光,听讲没?今年东洋仔衰咗了!”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黑瘦汉子说道。

                  被叫做阿光的,也年纪相仿,黑黑瘦瘦的。

                  “标哥,点解?(怎么说)”阿光不解地问道。

                  标哥喝了口鱼片粥,又拿起酒杯喝了口米酒,眼睛里放着光说:“丢你!没文化,都不看报纸的!今年我地要发达喽!”

                  听说要发达,阿光眼睛也亮了,连忙端起酒杯,陪着笑脸说:“标哥,细佬敬你一杯,发财大家一起发,可不能吃独食!”

                  “本来不想和你讲的,不过大家多年老友,还是话给你知!”

                  标哥还是端着架子,吊阿光的胃口。

                  “大佬,快点讲,发财必须带着细佬,今日的茶我睇数!”

                  阿光心急,连忙答应早茶他请客。

                  标哥一笑,这餐早茶有人请了。

                  “阿光,我有个朋友昨天从省城回来,准备收蚕茧,让帮忙找一下货源!”

                  “切!骗人的!蚕茧这几年行情都不好,收什么收?”

                  阿光大失所望,有点后悔答应请客了。

                  他自己家就有几亩鱼塘,种了上百棵桑树,也养蚕,也卖茧。

                  由于他脑袋瓜子活络,认识人多,蚕茧下来时候,也收购一些转手倒卖。

                  这几年蚕茧行情并不好,听说是两个原因,一个是东瀛国蚕丝出口量巨大,已经超过了华夏,价格还便宜。另外一个,北方那地方生产了一种天蚕丝,也打压了蚕丝市场。

                  他心里有一种被忽悠的感觉,这个标哥就是为了让他请喝早茶。

                  标哥用不屑的眼神看看阿光,知道他肚子里想什么。

                  “所以话你,乡下人,土佬,一世发不了达!”

                  标哥满脸瞧不起。

                  “标哥,想喝茶明说,用不着转这么一大圈儿!”

                  阿光有点不满地说。

                  “不信我?好,今天我就同你讲定。你条村连同附近的几条村,有多少茧我全收了!”

                  标哥的话不是“耳语”了,差不多把屋顶掀起来了。

                  旁边的几桌人全听到了,不由得目光都聚了过来。

                  阿光听了,一脸不相信,认真地问道:“标哥,讲话算数?”

                  “算数,我今天同你落定都可以!”

                  标哥的回答斩钉截铁。

                  “什么价格?”阿光紧紧地追问了一句。

                  “一担四十五!”标哥回答道。

                  阿光低头一想,这个价格虽然不理想,但也好过去年。去年一担才四十银元。

                  “好,我应承你,今天就回去收!”

                  阿光不再犹豫,爽快的答应了。

                  “这是定钱!”标哥拿出几张纸币。

                  这是靖安银行发行的,在华夏流通的很好,老百姓都喜欢用,真正的硬通货。

                  人家靖安银行承诺,一元纸币随时可以去兑换一两银子。

                  旁边可有不少人偷偷的盯着,见标哥真拿出了定金,一个个马上心眼活了。

                  广东人很务实,对谁上台谁下台不太关心,唯一的爱好是赚钱。只要有机会赚钱,刀山火海都敢闯。

                  隔壁桌子上,一个胖子眼睛亮了,马上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提着酒瓶过来了。

                  “标哥,好久没见,饮杯先!”

                  说完,胖子便把酒瓶中的酒给标哥加满。

                  标哥看看来人,有点面熟,好像见过。

                  “兄弟,你是……?”标哥端起酒杯,不好意思地问道。

                  “标哥,不记得我了,我是前面那条村的,叫阿燊!”

                  胖子是个自来熟,连忙介绍自已。

                  “原来是燊哥,饮杯!”标哥一口把杯中酒喝了。

                  胖子阿燊也是一仰脖把酒干了,顺势就坐在了标哥的身旁凳子上。

                  “标哥,要收蚕茧?”阿燊也不客气,直接问道。

                  “对,有多少要多少!”标哥回答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