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五百零五章 云梦泽之下

第四千五百零五章 云梦泽之下

小说:神话版三国作者:坟土荒草字数:2000更新时间 : 2024-02-19 23:28:44
“我本来就要去江南搞点江刀回来,这不巧了吗?”黄滔嘿嘿一笑,也不问送什么东西,送给什么人。
  这话如果是别人说的话,陈曦肯定不信,但换成黄滔说的话,那是真的能做到,这货现在真的能做到在休沐的时候,早上从长安跑到长江沿岸捞一背篓江刀回来,然后晚上让媳妇给做成菜,甚至回来的时候大多数的江刀都还活着,什么叫做迅捷,这就叫迅捷。
  以前黄滔的快,那是纯粹迅捷天赋带来的机动力,但去了一趟恒河和各位神仙老弟们交流了之后,黄滔学会了简单易懂的加速手段,比方说意动天赋,比方说浮光掠影,比方说零时闪避,再还有一些其他手段。
  虽说这些天赋并不能完全掌握,但黄滔可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将之融入在自己的迅捷天赋之中。
  至于说天赋树对于黄滔的阻碍,以及李喆这种专门研究天赋树的人员觉得黄滔的操作很离谱,完全无视了跨天赋结构的难度什么的,对于黄滔而言都是搞笑,什么天赋树,我不知道,它就不存在好吧!
  给我融!
  于是打完恒河之战就出现了三天从恒河主战场跑回扬州,已经吃了两天江刀的超级黄滔,比我跑得快?想屁吃,我绝对是人间最速,而且云气下和常态下,我都这么快,最快!
  所以最近黄滔甚至在休沐的时候兼职卖鱼,卖江刀,江刀这玩意儿在长江那边也就正常价格,毕竟还没被吃成保护动物,但到了长安那价格能翻十倍,活的那翻的倍数更是不敢想。
  问题是目前能将江刀活着送到长安来的物流集团就那么几个,因为江刀这玩意儿离开长江之后大概两三分钟就死了,用弓鱼的方式,也活不过十个小时,所以大型物流集团一般都是连江水一起往过送,小物流团队走陆路带的江水少的话,用不了多久,江刀自己就死了。
  黄滔就简单了,直接弓鱼,弓着的江刀能活十个小时左右,那担心锤子,直接带到长安去卖就行了。
  十个小时都够黄滔这个超级磁悬浮打个来回了,除非偶尔跑到无人区不认路,然后开始跑圈,否则怎么都回来了。
  有了这门生意之后,黄滔也就是吐槽一下长安的物价确实是有些高,并不觉得活不下去,至于说十二级爵位左更在本土压缩赏赐,不也照样给了一套宅子,实封1500+亩良田,这是优质的不动产。
  再加上李优可能也是记起来黄滔了,于是在刘备将黄滔调回来的时候,找人给黄滔在渭水平原找了块地,分了1500多亩的良田,将原本分在扬州那边的1500多亩给削了,换个了文书。
  虽说田亩质量基本都差不多,但以三国年间扬州这偏远地方怎么和关中道这天子脚下首善之地相比,说是一样,但内中的差别大的要死。
  这么一来,黄滔自然在长安过得甚好,每天没事带着禁卫军在未央宫外围,长安中心区到处转一转,非常的简单有奔头。
  陈曦对着黄滔招了招手,示意黄滔和自己过来,毕竟这事比较大,也可能有危险,所以需要给黄滔说一下,详细的不能告诉,但涉及的背景还是能提一下的。
  黄滔见此点了点头,在原地留了一个浮光掠影的分身就跟过去了,这是这几年最成功的天赋融入,他也能分出来两个分身了,能打不能打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俩分身和苏宗那玩意儿一样可以替死啊!
  虽说苏宗那打爆了,苏宗缓一缓就能再分出来,自己这个打爆了,黄滔连相关的浮光掠影的知识都会被打掉,需要重新学习,但没关系,能替死就是好东西。
  “可以啊,浮光掠影都掌握了。”陈曦看到这一幕,有些赞叹的说道,这可是越骑最终极的天赋表现了。
  “缠了苏宗好久,他才教的,结果缺了一些东西,练出来的和人家的不太一样。”黄滔挠头,他和苏宗、毕老六、曹闯那些人一起当斥候,相互之间也会交流的,和苏宗纠缠了好久,最后在苏宗目瞪口呆之中学会了浮光掠影,黄滔的浮光掠影压根没有前置,这就很离谱了。
  “这样啊,那这次送信我也就能安心一些,这次的任务危险性不太好说,因为是给一个起码活了五百年的邪物送信,让对方帮忙。”陈曦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没说宾尸飨礼的特性,就说以前武安君收拾过对方,而且收拾了之后,对方五百年没挪窝,之前武安君察觉到这玩意儿还在,现在国家有事需要将之征召一下,所以需要有人用游煕剑定位送封信过去。
  “这就是武安君的游煕剑吗?”黄滔双手接过游煕剑,毕竟是在未央宫当禁卫司马的人物,韩信和白起存在于未央宫这事儿自然也被上面叮嘱过,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神器。
  “对,这个就是游煕剑,不过因为武安君的虐待,游煕剑的剑灵在前不久离家出走了。”陈曦很是无奈的说道,黄滔的眉头不由得跳了两下,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做剑灵离家出走了,你们干了什么事情。

  “不过这不重要,只要这是游煕剑,而且武安君还在大地之上,就能震慑住那个邪物,你的任务就是带着游煕剑去见那个邪物,将我们的要求告诉给对方。”陈曦笑着说道,“你见到祂就说,北欧那边可能会出现同样的东西,如果真的出现了,还需要他帮忙进行处理,目前云梦泽的神位还是空缺,君若同意,可享受四时祭祀。”
  相比于白起那种直接威胁,陈曦就很给面子了,虽说是邪物,但按照白起的说法,对方主动约束宾尸飨礼的邪物,并且就陈曦浅薄的历史记忆,起码五百年间没有为祸人间,无论如何都算不上什么邪神。
  甚至按照宾尸飨礼那么离谱的特性,对方光是约束住可能存在的大群邪物,都值得作为正神祭祀,所以陈曦对于云梦泽那位还是相当客气的,毕竟陈曦才不信对方真就是一个孤家寡人的邪物。
  而成群的邪物,几百年没祸祸,那对方的老大不管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以陈曦这种论迹不论心的行为而言,都是值得嘉奖的。
  所以除了游煕剑以外,陈曦还会送过去自己加印的信,以证明诚意,至于剑嘛,有剑不用,和没剑是两码事。
  “故而需要你带着这柄剑和这一封信前往云梦泽。”陈曦将信写好递给黄滔,然后笑盈盈的说道,“我看看还有没有其他适合的祭器,一起带去,就说是谢谢对方这五百多年的镇压,只要对方不是很过分,剑就不要给对方了,用来确定位置就行了,信和祭器,还有话带上就可以了。”
  在陈曦看来,兵家的某些习惯确实不太好,白起和韩信那种操作动辄就是碾过去,管他是什么玩意儿,直接碾就是了,反正发育到四圣这个级别,不存在碾不动的东西,遇到了什么玩意儿这群人都敢碾。
  尤其是武安君这种活着的时候碾了几十年,一生没有败绩,碾的方式五花八门,感觉已经彻底放弃用其他方式解决问题了。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白起处理问题的方式已经形成了依赖途径。
  可实际上在陈曦看来没必要将剑架在对方的脖子上,那玩意儿再怎么说也是几百年都没闹事,没必要直接翻脸的。
  “好的。”黄滔将陈曦写好的信贴身收起来,然后由陈曦带着去见刘桐,毕竟涉及到可能要敕封神位,以及一些禁忌,还是需要刘桐盖印的。
  从国库里面找了一个祭祀过祖庙的香炉作为礼物让黄滔携带上,还是那句话,白起的游煕剑,拿来当定位器用就行了,别没事找事。
  黄滔将东西收好,确定没有什么遗漏就全力以赴的朝着云梦泽的方向冲了过去,而游煕剑牌定位器也逐步的加强对着某个位置的感应,黄滔一路顺着感应就朝着云梦泽的位置冲了过去。
  这年头云梦泽还是那个东西数百里,南北数百里,堪比一州的大泽,后世的武汉现在还在云梦泽的水底。
  也就多亏黄滔实力惊人,否则换成正常人,进入云梦泽之后,光是面对那蔓延数百里的湿地沼泽就足够头大了,基本只能靠乘船前行。
  黄滔面对这种地形就简单了,直接一路从云梦泽冲了过去,这年头云梦泽还有犀牛,大象之类的玩意儿,再加上妖师的离谱操作,这些玩意儿的战斗力相当凶残,不过对于黄滔而言基本都没有影响。
  比速度,这些玩意儿的速度远远不及黄滔,比战斗力,黄滔虽说没用那柄三百多斤的大剑,但普通武器在他那神速的加持下,也不是正常内气离体的野兽能顶住的,再说打不过就跑呗。
  云梦泽的深处,一直处在半梦半醒之间的尸神,在游煕剑带来的感觉越来越近之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和几年前那次隐约能感觉到那柄沾染着数万宾尸飨礼邪物残念的武器的情况不同,这一次,这玩意儿越来越近,甚至是奔着他而来的。
  “终于来找我了啊。”尸神似是混沌的双眼在对方努力的思考下,逐步的恢复了清明,随后带着几分笑容,七百多年了,该死的宾尸飨礼,该死的伍子胥,看看你搞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随着黄滔不断地接近,游煕剑的感应越发的清晰,直到某一刻黄滔突然停了下来,游煕剑感应的存在就在前方十余里的地方,但黄滔不敢往过走了,作为一个在帝国之战混了无数场的老兵,他的感知极为敏锐,在靠近这里之前,他甚至没有察觉到这里有东西存在,但靠近这里之后,黄滔清楚的感觉到,他脚下的水面下,有着大量的精锐。
  如果是普通的精锐黄滔觉得自己大不了死个替身就跑路了,对于跑路,他有着绝对的自信,但这些潜藏在水面下的精锐,每一个都不差。
  “去接他过来。”尸神对着一旁开口说道,然后洞穴的石潭里面直接跳出来两队高大的身影,每一队的每一个身影的气势都不逊色于二熊这种天赋异禀的大牲口,这就是被尸神镇压了七百多年的宾尸飨礼的邪物,哪怕是经历了天地精气衰败的时代,依旧拥有着这样的力量。

  看到水面上出现的两支队伍,虽说武器装备很是残破,但那种如同刀切一般的阵型,以及近乎一模一样的动作让黄滔瞬间意识到对面绝对是最顶级的精锐,长安的禁卫军只能做到前者,后者基本无法保证。
  “@#¥”上古的吴越之音,黄滔并不能听懂,但对方做出来的动作还是能看明白的,这是在邀请自己。
  “呼。”黄滔吐了口气,对着两队残破的精锐欠身一礼,整了整衣服之后跟着这群邪物一起前往了目的地。
  就和黄滔估计的一样,这群邪物将黄滔带到了尸神所在的洞穴,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这些邪物又跳入了深潭之中,只留下他和尸神。
  黄滔偷偷的打量了两下尸神,在尸神身上他感受不到什么强大的力量,但有些时候,感受不到只会比能感受到更糟糕。
  尸神张了几次口,有些像是吊嗓子,隔了一会儿,可能意识到几百年没说人话,这身体已经没办法发声了,只能用秘术交流了。
  “白起找我何事?”尸神很是不客气的说道,完全没有一点点白起所估计的尊重,那感觉就像是在提隔壁熊孩子一样。
  “非是武安君找您,是汉帝国陈侯让我送信于您,游煕剑只是用来作为定位。”黄滔不卑不亢的说道,然后将信从内衬之中掏了出来,双手恭敬的递给尸神。
  尸神接过信,沉默了一会儿,不懂这个时代的字咋整,我该说我是文盲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99.cc。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9.cc